loader

這種姿態的改變,已經足以說明他的成長了。

  • Home
  • Blog
  • 這種姿態的改變,已經足以說明他的成長了。

雖然有一些刻意的成分,因為還沒有形成個人的風格,還是在模仿別人的階段,但隨著時間經驗增長,他自然會慢慢成熟起來,不必急求在這一時。

其實,李程浩這幾個月以來的經歷黃洪章也不是沒有關注,按照楊泰合的說法,他的成長比他們想象的更快,而這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原因,就是因為他很願意學習。

並且無時無刻,像是海綿一樣在吸收著。

甚至其間差點產生了些「消化不良」的反應,在他們的提醒之下,才開始有選擇的汲取。

或許李程浩的天賦不是那麼驚艷,但能夠沉下心來學習,又有著這麼好的學習條件,不是那種廢成渣的,最後都是能成才的。

如此,他們也算是對李成嵐有一個交代了。

本來幾人多少還會覺得李程浩如果驟然獲得了巨額財富和巨大的身體轉變,也會飄起來。

他們當然不希望這樣,所以剛開始的一段時間稍微晾了他一下,同時也在用各種培訓擠塞他的時間,看他能不能夠堅持下來。

再有就是楊泰合在旁邊時不時的提醒,看他能否忍受。

結果證明,這些所謂的考驗,他全都通過了,所以才會有「雙城記」的出現。

而在「雙城記」的拍攝時期,他的表現也證明了之前的培訓不是白費,也算有點兒厚積薄發的意味。

而到了晚上,黃洪章帶著李程浩去參加酒會的時候,就不再只是讓他在一邊旁聽,而是會給他介紹,然後主動開放一些話題。

這種酒會上大部分都是中年人,沒有同齡人在,李程浩大多跟他們沒什麼共同話題,一般就只能順著他們的話題聊下去。

慶幸在之前進行聲樂、儀態等培訓的時候,老師們在各自專業沒少給他進行科普,而楊泰合偶爾也會給他增加一兩項課程,了解一些關於商業、管理上的知識。

畢竟以後李程浩遲早也是要接管山風娛樂,繼承李成嵐留下來的大部分產業的,要是一點東西都不懂,那以後自己管事的時候說不準就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黃洪章大概也是知道了這一點,也算是給他的又一個考驗。

很明顯,李程浩輕易通過了考驗,真正做到了「厚積薄發」。

先前的「雙城記」,是他現在事業的嘗試,這個酒會,則是他將來事業上的嘗試。

李程浩交上了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最起碼在面對那些大佬們的時候,還能夠做到侃侃而談,毫不怯場,並且言之有物。

當然了,有的人就是嘴皮子功夫厲害,說誰都會說的,但是做起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黃洪章也不會因為這樣就認為李程浩真的有了匹配的能力,只是證明他確實肯用心在學、而且有成果,這點對比起他自己的兒子,就已經是優勝了。

所以他是越看李程浩感覺越開心、越滿意,同時也越發猶豫。

李程浩卻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等到酒會結束的時候,他本來還想要直接告辭離開,卻沒想到黃洪章又叫住了他。

「回我家休息一下吧,順便介紹個人給你認識。」黃洪章說著,看著李程浩雖然臉色微紅,但是眼神卻很清明,不免關心道:「你不會喝多了吧,真的沒事?」

「沒事,之前公司年會才喝過一次。」李程浩擺擺手,然後苦笑道:「不過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喝酒。」

哪怕是葡萄酒,其實他一般也是敬謝不敏的。

不過不喜歡喝酒,跟酒量的確不必畫上等號,李程浩自己就是這樣的人。

黃洪章反倒是越發欣賞了,酒量好、酒品也不錯,這在商業上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特質,畢竟哪怕位置再高的人,有時候也免不了要有應酬,而應酬上不喝酒基本是不可能的。

像是李程浩原本年會後都想說不再那麼喝了,但先前酒會上跟那些大佬們談話,有時候對方找他敬酒,他自然不能不給面子,基本都喝了。

雖然這也讓他們印象更好——反正就是這點奇怪,有些人好像總覺得酒量好也算是個本事一樣,當然這對李程浩其實也不壞,只是結果就是他比年會上喝的還多一些。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經過了那一次的鍛煉,李程浩有點恢復到自己「巔峰期」的意思,酒量蹭蹭見長,到現在也沒有多少醉意,只是臉色有些紅。

既然黃洪章再邀請,李程浩想著都這樣了,那就跟他一起回去吧。

他也猜到了黃洪章要跟他介紹的人是誰了,多半就是那位黃公子了。

說起來,這位黃公子以前還是他羨慕的對象呢。

雖然對方長得是叫一個其貌不揚,這點上跟黃洪章真算是親生的,但黃洪章雖然樣貌普通,可氣質不凡,而那位黃公子卻偏於土鱉了。

不過再土鱉,也架不住人家投胎投的好啊,有個好爹,直接少奮鬥五十年了。

當年首富之子的名頭,就足以讓多少女人飛蛾撲火般奔向他,讓多少男人為之羨慕嫉妒恨,恨不能夠以身代之。

李程浩還算好的,他以前一位同學甚至把黃公子當做人生偶像,將其言論作為至理名言,屬實是有些魔怔了。

不過後來聽說那位同學貌似混得還可以,也不知道是真地向黃公子學習到位了,還是自己後來又有什麼際遇了。

不過等到回到了黃洪章家裡,黃公子卻沒出現,黃洪章一問才知道他今天外面有應酬,臨時不打算回來了。

「這小子,明明都跟他說了今天家裡會有客人的。」黃洪章的臉色不太好看,尤其是看到李程浩之後,感覺對比越發明顯,真是哪哪兒都看自家兒子不順眼了。

要是這孩子才是自己兒子就好了!

當然,這也就是想想,其實兩人的不同,跟基因、生長環境啥的都息息相關,真要是換了的話,可能就變成黃程浩和李公子了,結果也就大同小異。

「算了,今天不管他了。」黃洪章本來估計還想打電話催他,但是看了李程浩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顧及面子要在李程浩面前保持作為父親的尊嚴,最後還是放棄了。

「放鬆點,就當是在自己家裡一樣,我讓他們收拾了一個房間出來,以後你要是有閑了就過來這邊。」

這是完全將李程浩當成子侄輩的待遇了,讓李程浩多少有些受寵若驚。

關鍵在於,先前好幾個月都不聯繫,這突然上來就這麼熱情,讓他多少心裡有些違和。

當然,他倒不至於懷疑黃洪章對他別有用心,畢竟他身上可沒有什麼黃洪章需要的東西,黃洪章犯不著對他一個毛頭小子算計。

更合理的解釋,還是先前那幾個月,他都是在靜觀他的成長和蛻變。

而且除了沒有實實在在的見面,他也確實沒少提供幫助,證明他一直都有在關注李程浩的。

估計是如今覺得他已經符合自己的期望了,所以才會把他叫到身邊來,和他見面相處,表示親近。

楊泰合估計也早就知道這些,所以把李程浩送過來之後,他人乾脆就跑掉了,說不定早就知道黃洪章肯定會把李程浩帶回家來留宿。

只是黃洪章的真正意圖是什麼呢?

真把自己當成半個兒子,還是說,想要為自己兒子找個伴兒,或是為自己家裡找一個退路?

不管怎麼樣,自己現在得到的好處是實實在在的,也沒有必要惡意去揣測什麼。

防人之心不可有,但也沒必要有被迫害妄想。

黃洪章的這套別墅,其實是在近郊,京城內寸土寸金倒是另外一回事兒,關鍵還是城內環境不好。

如果說有的城市說郊區比城中環境好,還有不確定性,那京城這邊就是肯定的了,甚至嚴格來說,整個京城大圈,其實都不怎麼適合居住。

所以也可以看出來,其實黃洪章自己也不怎麼常住在這裡的,只把這裡當作公務休息的場所。

而給李程浩安排的,也是主卧旁邊的一個房間,跟黃洪章自己的房間就一牆之隔。

李程浩看著裡面早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包括健身擼鐵的器材,看來是真的有用心做準備的,心裡也是一嘆。

「李先生,給您準備好了睡衣,就放在浴室里。如果您想游泳的話,可以先通知我們,我們會做好安排。」

好傢夥,連自己有時候夜泳的習慣都摸清了。

李程浩沒覺得舒服,反倒覺得有些彆扭。

不過主要還是初來乍到的環境,讓他有些認生。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

「不用了,我直接洗澡就可以了。」

「那行,這邊有個按鈴,床頭那邊也有,如果有什麼事情直接按鈴,我們會派人過來為您服務的。」

李程浩點點頭,然後看著那個傭人行著標準的服務禮儀退下去,暗自又搖了搖頭。

看來自己到底還是不如這些真正的富豪懂得享受啊,突然受到這種待遇的第一反應就是覺得彆扭不習慣,甚至很想去給他糾正過來。

不是說好的國內沒階級的么?

。 孟有房趕緊給多寶仙人穩了穩殘魂。

這人可不能死!

一二三,費了老半天的勁,多寶仙人總算是活了下來。

只是…

多多少少的可能有些變異。

多寶仙人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孟有房的身前,他一臉的震驚:「公子,你真的只要那些材料就行?」

孟有房點了點頭。

多寶仙人的殘魂震驚不已,他沒想到這位上仙是如此的大方。

是的,非常的大方!

多寶仙人小聲的確認:「公子,那房子真的會有效果嗎?」

孟有房把棍子在地上一戳:「多寶老哥不用急,有沒有效果,咱們把房子建起來不就知道了嗎?」

時間一晃,經過孟有房的親手改造,一座三層小樓屹立在了多寶仙府之中。

多寶仙人激動的看著手中的小紅本,他實在是不太敢相信眼前這建築是真的,也不太敢信現在的魂體是真的。

這才僅僅是一天的時間,他的魂體已經可以衍生出了血液。

雖然不多,可那也是重生的標誌!

一想到這房子還有著更加強力的效果,多寶仙人的心更加的激動,什麼能比重生更重要呢!

孟有房笑了笑指向樓內:「進去試試吧。」

多寶仙人一點頭飛身進樓。

嗡!

大陣運轉,整座小樓瞬間成了靈氣的天堂。

多寶仙人一聲大吼:「爽!」

果真是不看廣告看療效,這房子有沒有效果,就得是親身驗證了才知道。

靈氣充足,雷電充足,再加上地元之核培本固元,多寶仙人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重生有望!

「我要吸,我要吸的更多!」

多寶仙人瘋狂的吸收房內的靈氣,他的魂體在不知不覺之間變成了一個球。

孟有房一直在等著多寶仙人,可他等了半天也不見多寶仙人再出來,他突然意識到,多寶仙人估計又要壞事。

「卧槽!」

「多寶老哥,快點停下!」

嗚!~

一棍子揮起,多寶仙人直接被孟有房給砸成了滿天星。

半個時辰之後。

多寶仙人很是尷尬的看著孟有房:「多謝公子,要不是公子小仙可能真的就去了,公子大恩,小仙沒齒難忘。」

孟有房擺了擺手:「行了,這都是小事,以後注意。」

多寶仙人:「是。」

孟有房現在可真的是心有餘悸。

這多寶仙人不怕死,他可怕,真以為變異是那麼好來的,爆了一回還想爆第二回,能衍生出血液那是得天之幸,再想來,那就是作死。

孟有房有些不太放心,他離開之前又是囑咐了一遍:「注意控制流速,要細水長流,可明白?」

多寶仙人趕緊保證:「是,公子,我不會再犯錯了,公子現在出府嗎?」

孟有房點了點頭:「出府,進來的時間太久了,外面估計已經鬧翻天了吧。」

多寶仙人也知道輕重,他一散魂力打開了仙府大門。

「公子保重!」

白光一閃,孟有房的身影瞬間消失。

多寶宗,大亂斗正在上演。

一個個仙人的身影在空中飄浮,只不過他們並未參戰,地面上,一個個身穿素袍的人把溫良人等人圍在了中間。

素袍人手一揮,一道道陣紋瞬間閃起亮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