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鑼鼓聲音響徹雲霄。

  • Home
  • Blog
  • 鑼鼓聲音響徹雲霄。

諸多的目光在注視着各大區域,留意著自己支持的獅子,發出了吶喊喝彩聲音。

「哈哈哈!G區那群傢伙碰上楚塵,那可真是他們的不幸。」

「我都不知道他們哪來的勇氣,竟然敢包圍楚塵。」

「他們肯定看着楚塵年輕,以為好欺負……哈哈哈,他們怎麼知道,楚塵可是被譽為粵省最年輕宗師的拳手,雖然在這一次的獅王爭霸中不在奪冠熱門行列,但是,又豈會是他們可以欺負的。」

夏北的望遠鏡一直都在盯着楚塵的獅子,嘴角揚起了得意的笑容。

「這些人,連讓塵哥出手的資格也沒有啊。」

不過,夏北奇怪的是,楚塵在G區明明有着凌駕於眾獅之上的實力,卻沒有急着跨越障礙物,閑庭散步般,慢悠悠地往前走,剛剛宋秋展現出來的超強實力,讓其餘的獅子也不敢輕易招惹,爭鬥之中,都在躲着他們。

「我明白了。」夏北猛地一拍大腿,「槍打出頭鳥,塵哥這一招,故意消耗前面先衝上去的獅子的戰鬥力,然後再來一個後來者居上,塵哥實在是高!」

身旁的人聽着夏北的分析,也不由得點點頭。

宋顏的位置跟夏北隔的不遠,瞥了一眼夏北。

她當然知道,楚塵是為了在後面看戲……

至於什麼後來發力,楚塵根本沒想過。

「一個,兩個,三個……」

宋秋這個獅子尾也非常清閑,還能去數着有多少獅子登上高台了。

他倒也不急。

剛才橫掃韋金德那群人,已經讓他出了風頭,宋秋還沉浸在得意之中。

反正一個區,晉級第二輪的獅子有三十頭。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

楚塵和宋秋距離高台已經近在咫尺了。

高台上的戰鬥早已經打響,第二輪的爭奪,規則很簡單,誰先攀登最高峰,採下青者,誰就是今天的贏家。

「最後一個名額,姐夫,走起。」宋秋的話語剛落,突然間,身後傳來了一道急勁的狂風,一股磅礴的力量朝着宋秋碾壓而來,宋秋心頭猛驚,條件反射般施展麒麟步法,躲過了這一擊。

楚塵也回頭看去,是一頭暗黑色的獅子,這時,獅頭撐起,露出了一張面孔,金黃色的爆炸頭,黑皮膚人種,此刻咧嘴笑着,帶着挑釁地看着楚塵,「&*¥%#@!&。」

現場響起了一陣嘩然聲音。

「我的天!我沒眼花吧?」

「非洲狂獅賽爾普啊!難怪我總覺得少了什麼人,原來非洲狂獅賽爾普在G區,賽爾普雖然是近年來才剛剛崛起的舞獅界強者,可已經連續幾十場比試不敗,他也被列入了奪冠熱門行列之中啊!」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G區只剩下最後一個名額了,楚塵一直都沒有登上高台,卻沒想到,最後還有一個非洲狂獅在等着他。」

「楚塵……草率了。」

「依我看,這個非洲獅王是故意的,他一直都隱藏着自己的實力,在這最後一刻突然間走出來,就是想讓楚塵止步第一輪。」

議論聲音炸起。

一道道目光聚焦而來。

「什麼非洲狂獅,在塵哥面前,絕對不堪一擊。」夏北冷哼。

寧子墨的神色凝重了起來,「這個非洲狂獅賽爾普,是先天武者。」

宋斜陽的心頭一緊,「寧少爺的意思是,楚塵打不過?」

寧子墨皺着眉頭。

楚塵還沒有踏入先天,正常情況下,他確實應該回答打不過。

可寧子墨在楚塵身上看見過不少奇迹了,潛意識告訴他,即便是先天,楚塵也有辦法應對。

宋顏屏住了呼吸。

楚塵目光和宋秋相視了一眼。

「姐夫,你聽懂了嗎?」宋秋問。

楚塵搖頭。

不過,從這個非洲狂獅賽爾普臉龐那戲謔的樣子可以猜出大概的意思了。

對方不外乎就是看不爽宋秋剛才的表現,故意要在最後時刻將他攔截下來,讓他連第二輪也上不去。

非洲狂獅賽爾普,「%¥&*(*@)。」

宋秋冷笑,「%%%%……#####。」

楚塵疑惑,「小秋,你竟然會說?」

「我瞎說的,反正他說的我聽不懂,我說的他也聽不懂。」宋秋嘿地一笑。

「別太開心,這傢伙是先天武者,我打不過。」楚塵說了一句。

宋秋臉龐的笑容瞬間凝固。

打不過?

宋秋猛然睜大了眼睛,和楚塵對視了一眼,兩人心領神會。

起!

兩人瞬間一躍而起,越過了最後的障礙物。

賽爾普嗤笑了一聲,他敢留在最後,自然有把握將楚塵攔下。

賽爾普速度極快,轉眼間便衝到了楚塵的面前。

宋秋心頭大驚,這時耳邊突然間傳來了楚塵的聲音,「畫地為牢。」

話語一落,宋秋頓時眼睛一亮。

沒有人注意到,楚塵手中一道靈符打出,落在那頭暗黑獅子的身上。

簡單的畫地為牢術,楚塵甚至不用借用任何靈符都能夠使用,只不過,對方可是先天武者,越簡單的奇門之術對於他們越是很難起到作用。

楚塵借用了靈符的力量,施展畫地為牢術,也只是令賽爾普腳底打了個滑罷了。

不過,這對於楚塵和宋秋而言,已經足夠了。

在賽爾普腳底打滑的瞬息間,楚塵輕喝一聲,宋秋瞬間借力,兩人同時高高一躍而起,跳過了賽爾普的阻擋,登上了高台。

G區最後一個名額,楚塵。

熱鬧的海心沙廣場,出現了短暫的寂靜,而後爆發出如同雷鳴般的嘩然驚嘆聲音。

不少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來勢洶洶,運籌帷幄,自信滿滿的非洲狂獅賽爾普,竟然在要緊關頭,腳滑了?

「哈哈哈!」夏北的望遠鏡都拿不穩了,肆意地大笑了起來,「這叫什麼?害人終害己。如果不是他有意想讓塵哥止步第一輪,那他也不會連第一輪也闖不過。」

「嘖嘖,非洲狂獅,奪冠熱門,連第一輪也過不了,這可是大新聞。」

「太打臉了吧!」

這時,賽爾普反應過來了,抬起頭,整個臉都更黑了。

氣急攻心。

雙手都在不停地顫抖著。

他抱着雄心壯志而來,賽前更加豪言,他將要征服神秘的東方。

結果……跪了。

楚塵已經登上了高台,按照規則,他不能再踏上半步。

「啊!!!」

賽爾普仰頭咆哮,捶胸頓足,氣得不輕。

「這句話我聽懂了。」宋秋低頭,朝着賽爾普嘿地笑了起來,我給你唱首歌吧,「人生中有歡喜……難免亦常有淚……我哋大家在獅子山下相遇上……總算是歡笑多於唏噓。」

宋秋哈哈一笑,「我是歡笑,你是唏噓。」

賽爾普雖然聽不懂宋秋的話,但是,能夠猜到宋秋在嘲諷奚落他,不由得憤怒咆哮了一聲,將獅子頭朝着地上一砸,身子一躍衝上去,揮拳朝着宋秋猛然見轟了出去……

宋秋臉色大變,已經來不及躲避。

現場直接響起了一陣嘩然……

宋斜陽等人臉色猛變。

賽爾普的拳頭距離宋秋越來越近,狂風掃來。

轟!

電光火石之間,拳拳碰撞。

驚天動地!

賽爾普身軀被震飛了出去,轟地摔在了地上。

宋秋回過頭來,驚喜萬分,「姐夫。」

楚塵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賽爾普,淡淡拍拍自己的手,「不想跟你打而已,真的以為打不過?」 第1186章

盧清歌笑道:「聽見沒有,陳北冥,你不會以為你認識個畫畫的,就了不起了吧?就算是我送了一張假畫,那又怎麼樣?你看到外面停得十幾輛跑車嗎?每一輛都在兩百萬以上,那還是出廠價,要是進口價還得翻一翻。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豪車,總價值少說也得有個三四千萬,你若能拿出價值比我還高的聘禮,不用你趕,我自己走!」

事到如今,盧清歌只要用錢硬砸了,本來他都沒想給白家下這麼多聘禮,突然殺出個陳北冥,他只要把盧名山給他的限額全都拿出來充場面。

要論家財,豪車、豪宅、名表這些陳北冥隨便一個電話,就會有無數的人送上門,分分鐘把盧清歌秒成渣渣。

可是這麼一來未免太過高調,會把事情鬧大,自己是有老婆有孩子的,終究是場戲,不能弄得人盡皆知,對白牡丹名聲也不好。

他有更加解氣的辦法對付盧清歌。

「幾輛破車,你開回去好了,我不稀罕!」白牡丹怕陳北冥拿不回來,也不想趁機要陳北冥的東西。

白蓮花也跟著笑道:「有幾個臭錢就瞎顯擺,你長了八條腿啊,要這麼多車?我姐夫跟我姐姐,有一輛車給她們洞房花燭,就足夠了!」

白曇一臉無語,她知道二姐想幫大姐和陳北冥說話,可話到她嘴裡總是能饒到那方面上去。

「這麼說,是有錢飲水飽?白老爺子、白小姐,你們真的想看著整個白家繼續沒落下去嗎?嫁進我們盧家,是你們最好的選擇,不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