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陽神那就不用說了,純粹不怕這些,天下能傷到陽神的物品已經不多。

  • Home
  • Blog
  • 陽神那就不用說了,純粹不怕這些,天下能傷到陽神的物品已經不多。

靈寶之中,純陽靈寶又被稱呼為重寶,在至寶之下,一般靈寶之上。

而赤流珠乃是星核所鑄之物,本就天上天下難有的純陽之物,自然不懼區區穢血。

似乎是見不起效,傀儡大陣開始變換,只見那些傀儡就像木偶一樣開始解體拼裝,形成了八隻數十丈大小怪物,自八方開始撞擊能量場。

赤光能量場之中,張玄看着鏡中不斷變換的場景,心中生起一絲焦急,自己要是再找不到人,就只能出手了。

外界的傀儡就如同巫神所說,乃是半生半死之存在,可以生也可以死,這便是最為陰險之所在,張玄就有點不好下手。

不然這點傀儡數量,還不夠展開赤流珠一頓砸的,就算不死又如何,被星核砸傷,不死之身也得作廢。所謂不死身就是通過燃燒壽命來達到高速自愈的目的。這次速度必須速戰速決,不然死的最終還是那群無辜漁民。

正在瘋狂找尋蹤跡之時,劍匣突然動了一下,感知到這一情形,張玄猛的取過劍匣,一下打開,只見一道青色流光自劍匣中飛出。

直接穿破赤光能量場,殺到傀儡之中,一劍一個,那些能匹敵元神的怪物就被斬成數百人自空中解開。

下方,張玄見狀,忙將天羅地網展開,往那些人所落之地扔出去接住。

此時天空之中突然風雲變色,只見虛空之中,一道千丈大小的火紅人臉凝聚了出來,看起來像是發現了什麼驚喜之物一樣。

「先天靈寶,小娃娃,你可真是給了本座太多驚喜,那本座就不客氣了」

一隻由雲霧組成的巨手向青鋒劍所化靈光捉去,張玄見此一幕,忙將鏡子往天上一照,頓時六鼻鏡後面的六個樞紐之中,冒出六股煙氣霞光,直接化做六道神索,往巨手捆去。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又一隻巨手浮現,往六道神索抓去。

誰知巨手與神索剛一接觸,頓時大放霞光,直接照亮整片天空。一隻巨手自天上降落,慢慢的被霞光腐蝕一空。

古鏡意為古劍,更何況是黃帝親自打磨,由道賜予靈性,如果說沒有攻擊力怎麼可能。

「黃帝?不,這是黃帝的力量,小娃娃,今日你必死無疑。」

大能一怒,巨大頭顱法相立即吐出無邊血色雷霆,頓時風雲變色,千丈海浪湧現,張玄見此,將流珠往四周擴散,三十六顆流珠所到之地,海浪立即停息,變得乖巧無比。

看着天空巨大法相,張玄這下可就不想再等待了,人他發現了。

難怪這怪物一直能藏在南海近海還不被南離真人發現,原是這傢伙將自己分成了六份,藏在了六處火山之中,用濃郁的火煞擋住了自己的氣息,加上巫神秘法,所以就算是南離真人和散仙夏少康也難以察覺,自己曾經的敵人和自己做了幾千年的鄰居。

如果不是青鋒現世,引得巫神起了貪心,張玄都不一定能用六鼻鏡消磨一段法相找到藏身之地,畢竟這人也夠瘋狂的,這六處地方分別是雙手、雙腳、身體、頭顱,別說凡人了,就是修士也不敢那麼瘋狂。

無邊血色雷霆襲來,張玄臨危不懼,剛想變化成莽夫形態,但又忍住了。將右手鐲子取下,這東西自己修行以來,還未曾在修行界中揚名,如今也是時候該展現一把了。

血色雷霆襲來,突然好似遇到了什麼,直接被吞噬一空。

不僅如此,雷霆好似被神秘力量牽引一樣,連帶着天上的狂風暴雨也被扯了下來。

幾乎是眨眼不到,陽光照射下來,只見天空之中,是一隻巨手和一顆巨大頭顱,巨手在追逐青色流光,而頭顱則是一臉震驚。

「孫子,這次看你往哪裏逃,看圈!」

右手一用力,鐲子化作一道紫光朝着巨大頭顱法相而去。

頭顱法相一驚,頓時出現了一道數千丈大小的身軀,與頭顱相合,頭顱噴出一道深紅色的魔火,與紫光撞擊在一起,竟然在短時間內形成了平手之局勢。

身軀之上,又浮現一道面孔,以雙如為眼,臍為嘴,在雙眼之間,一顆深紅珠子顯得格外不凡。

「好啊,你這小娃娃,本領不強,靈寶到是多的要命,更不能留你了,看招。」言罷,嘴中吐出似岩漿一樣的深紅火焰。

這火焰極為沉重,一出現就往海中落下,只是剛接觸一點,海水立即消失一大片。

「地火,你這傢伙膽子也太大了吧!連這東西都敢動。」

驚訝完一聲,張玄忙運起三十六顆流珠往上而去,幾乎是眨眼間二十四顆赤流珠在白流珠影響下,形成了一金一紅兩個陣營,不斷旋轉纏繞在一起,將襲來地火往上抬去。

赤流珠乃是星核所製成,與地火關係很大,自然是能防禦住,不過時間也堅持不了多久,畢竟是依靠自身運轉,而不是法力支持。

這時天空中一道虛影出現,一道萬丈來長的劍光自虛影手中揮出,往巫神法相上砍去。

「會稽劍,姓姒的,這不光你的事,最好別管,擔心老子咒醒那海眼中的惡龍,沒了焰光旗,擔心你的稽流仙府化作一片廢墟。」

「那你可以試試,到底是誰先贏,正好,我這缺件趁手靈寶,你那避火珠就送於我吧!反正在你手中也只是蒙塵。」

巫神法相聽聞此言,哪敢再度停留。他可不是真正的巫神,只是與其他十一個兄弟姊妹分了一具先天神,只能算是亞巫神,遇到天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哪怕人家手中沒先天靈寶,自己手中有也是一樣。

法相立即解體,想往四周逃去。

哪知剛一解體,原本能抗衡紫光的魔火一小,碩大頭顱當即被紫光擊碎,吸收了進去,只留下一道身軀和一隻手臂往外逃去。

「哪裏逃。」一道流光一分為二,朝敵人追去。

船上,張玄伸手接過無極鐲,看了一眼正在自主吸收地火的流珠,找了一片空地坐了下來,打磨著鐲子上一顆深紅寶珠虛影,更準確的說是避火珠的一道靈性。

那巫神根本就沒本體前來,來的只是一道化身法相,剛才無極鐲的那一擊,充分發揮了什麼叫賊不走空,打爆頭顱法相時還將那顆珠子也挖了下來。不過想必那巫神也沒機會說,畢竟被人追着,不跑快點都不行。

至於主體嘛,看着鏡中的六處畫面,張玄嘴角一笑。

身形暴漲,直接劃破虛空往六鼻鏡畫面中而去。

一處熔岩之地,張玄出現。

往面前的岩漿湖泊看去,一隻丈許長短的大腿出現,無極鐲一動,當即收走。

身影再次透過鏡面消失。

一直跑了四處地方,張玄已經收剿了巫神四肢,連點反抗都沒做到。

不過接下來,張玄知道不是那麼好接收的了。

果然,到了一片岩漿湖中,原本該存在的頭顱已經消失一空。細細感知之下也不見半分蹤影。心道,難道是跑路了不成。

再看鏡中虛影,六處地方只剩一處,當即往那而去。

剛一出鏡面,一道火紅流光襲來,打在張玄身上,直接將其擊退數百丈,深深的焊入了牆壁之中。

「我早就發覺不對勁了,說,你到底是誰,收我的手腳有何用處。不說的話,可要當心,我這裏的火可是地火,就算你是武聖,也難逃焚燒寂滅之苦。」

這時一隻手自牆壁中伸出,火光散開,張玄拿着一顆火紅珠子,身邊浮現陰陽雙魚虛影。

「你這珠子威力還真不小,差點就破了我的防,可惜,要是你實力再強大一點,或許還有機會讓我受傷的。嘖嘖!珠子是好東西,我收下了。」

話音落下,張玄將珠子往手上無極鐲一靠,當即消失。與此同時消失的還有烈焰魔王對於珠子的感知。

而此處倶是地火,沒了避火珠的壓制,無邊地火當即暴動。

地火這玩意乃是天地四元之二地與火相融合而成,具有混沌氣息一半威能,平時深藏地下數萬里之處,慢慢演化成大地。

混沌有多可怕,除了先天神魔,天仙,其他生靈一旦邁入混沌,那就只有一個死字,會瞬間被混沌吞吃化作混沌。強如秦王,進入混沌中時,都需要在自己身周佈滿力之規則,抵消混沌壓力,不然也是寸步難行。其他聖人妖神,沒有特定手段,根本不敢踏足混沌半步。

至於這烈焰魔王,本身是巫道修行者,還是一個類似於嬴曉的亞狀態,現在更是只剩一截身軀,沒了避火珠壓制地火,情形自然好不到哪裏去。被地火眨眼間燒去了一層外皮,露出似蜈蚣一樣的骨骼密集。看得張玄有點毛骨悚然,這人之前可是人族,如今卻變成了一個不人不妖不魔的怪物。

魔王想要逃竄而出,被張玄一腳踩了下去,壓在地火之中受到地火洗禮。

看着玩了一輩子火的人被火活生生燒死,張玄也不知到該說什麼好,終究是旁門左道,玩火自焚。

隨着軀體慢慢消失,一顆火紅心臟慢慢出現在地火之中。

「先天神的心臟,看來這個傢伙是換的心,一共十二個,說不定自己還能集齊十二個物體,將先天神復活。」

聲音剛一傳出,天地皆開始動搖,一陣巨大力量將張玄推開,只見天雷為錘,地火為源、人風為力,將先天神之心臟開始鍛打淬鍊。

看着在鍛打先天神祇心臟的神秘力量,張玄眼皮直跳,這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好歹也提前打聲招呼不是。

突然自己肩膀被拍了一下,張玄一回頭,一個由天雷組成的鎚子打來,直接在張玄腦海中打入了一段記憶。 面對蒙羽的質問,韓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後便不再理會。

接過范珏手中的乾糧后,便坐在一旁,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蒙將軍,他叫韓信,平日里孤傲的很,不喜歡和外人交流,還望將軍勿怪。」

聽到范珏的解釋后,蒙羽點了點頭,隨後追問道:

「他是淮陰韓信?」

話音剛落,在一旁猛吃乾糧的韓信突然抬起頭來,盯著蒙羽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來自淮陰?」

韓信的回答,讓蒙羽眼前一亮。

仔細打量了一眼眼前的韓信。

蒙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面黃肌瘦,容貌普通之人,居然就是漢初三傑之一的韓信。

早年的韓信是非常窮困落魄的,常常依靠別人的口糧過日。

這也導致他被其它人所厭。

不過自從他跟隨劉邦以後,韓信的才能便逐漸的展現出來。

國士無雙,略不出世,兵家四聖之一,被後人奉為兵仙。

現在,蒙羽既然提前和韓信相遇,自然起了將他收歸麾下的心思。

【如果能讓韓信成為自己的手下,那麼練兵的事情就可以全部交給他去做,我只需在一旁提點即可。】

【這樣一來,我也有更多的時間去做其它的跑路準備。】

想到這裡,蒙羽眼中露出興奮之色。

感受著蒙羽的目光,韓信心中略帶不爽。

冷哼一聲后,便繼續低頭吃著手中的乾糧。

「韓信,你不是總說自己懷才不遇嗎。」

「如今,蒙將軍在這裡,你為何不向他展示一下你的才能。」

「說不定,你能夠得到蒙將軍的賞識,從而走上仕途。」

看到韓信冷淡的態度,一旁的范珏略帶焦急的勸說道。

聽到范珏的話,蒙羽故作不知的說道:

「懷才不遇?」

「大秦帝國,子民千萬,認為自己有才能的人,百萬不止。」

「你說你自己有才,又何以見得呢??」

「蒙將軍,韓信和那些輕狂之輩不同,在兵法一道上,他是有真才實學的。」

「兵法?我這裡是都尉軍大營。」

「在你們面前,便是三萬都尉軍。」

「如果他在兵法一道上,頗有造詣,這裡便是他最好的展示舞台。」

蒙羽的話,頓時讓范珏心中一喜,他連忙對身旁的韓信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