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雖說同住一個屋檐下,但是每天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

  • Home
  • Blog
  • 雖說同住一個屋檐下,但是每天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

想到這些,顧南靈就覺得氣悶。

「好了,別提這個人,提起來我頭疼。」顧南靈按著自己的額頭,神情晦暗不明。

林靜識趣的閉嘴,不再提這件事。

另外找了個話題,兩人聊了會,謝姨就端著吃食出來。

「顧小姐,這是您要的點心。」

顧南靈點頭,笑道:「謝謝謝姨。」

「不客氣。」

將吃食端出來,謝姨又回到了廚房。

見狀,林靜低聲道:「沒想到江總家裏的阿姨也這麼慈眉善目的。」

謝姨確實挺好的,只是顧南靈在意的是他話中那個字,「什麼叫也?」

「江總啊,江總平時看着不就是笑眯眯的嘛。」林靜耿直的說道。

顧南靈笑了笑,意味深長的看着他,「難道你覺得江遠彥是那種好相處的人?」

「不是我認為,這是圈子裏公認的事實。」林靜回想自己從別處那裏聽到的消息,感慨道:「江總自接下這江式之後,江式和霍家的關係就緩和了不少,而且沒有在疏離敵人,眾人對他的評價,好多於不好。」

江遠彥這個笑面虎,為了家族企業,自然是要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

這點顧南靈能夠理解。

不過聽別人誇他,顧南靈覺得還蠻新奇的。

似乎除了顧南靈每天都在嫌棄江遠彥,全世界的人都在誇獎他。

「小南靈,想什麼呢?」林靜伸手,在顧南靈面前來回揮動。

顧南靈回神,尷尬的笑了笑,「沒什麼,就在想安寧什麼時候才來。」

「是嗎?」林靜曖昧的看着她,「安寧肯定是下午才來,我剛才不是和你說了嘛,你這麼想她?」

「想啊。」唐巧巧大大方方的承認,「那可是我的小天使,我怎麼能不想?」

林靜嘖了兩聲,受不了的抖了抖身子,「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乾脆娶了她得了。」

「要是性別允許的話,也不是不行。」顧南靈認真的思考。

這可是女主,原著里最大的贏家,要是能夠娶到洛安寧,那後半輩子躺着享福就可以了。

只可惜洛安寧喜歡的是男人,而顧南靈很不幸,生而為女。

林靜見她不說話,眼裏閃爍著詭異的光芒,震驚道:「小南靈!趕緊醒醒!別想那些有的沒的!」

顧南靈斜眼睨他,漫不經心的給自己餵了口點心,「我只是幻想下,不用那麼緊張。」

林靜撫著胸口,一臉驚恐,「這種事你還要幻想?我看你是在家裏閑得,腦子都不正常了!」

「也是。」顧南靈不否認林靜這話,抱着枕頭,若有所思的盯着前方,「你說我什麼時候才能夠出去啊?」

先前的歡樂消失,顧南靈的臉上浮上一層淡淡的憂傷。

「若是想出去,和江總說一聲,他總不能攔著吧?」林靜疑惑的問道。

顧南靈笑了笑,收回了視線,「沒事,還有幾天就可以拆石膏了,到時候想去哪裏就去哪裏。」

林靜觀察着她的表情,從容不迫,彷彿方才的憂傷,只是他的煙花。

顧南靈拿起一塊點心,毫不猶豫的扔進嘴裏,「這東西挺好吃,下次多帶點。」

「好。」林靜配合著笑道。

快到午飯的時候,安寧終於來了。

開門的是林靜,看見跟在安寧身後那人,神色複雜。

安寧的表情看起來也有些尷尬,她墊着腳往裏看,低聲道:「顧總在裏面嗎?」

林靜扯過安寧,拉到自己身後,「在裏面。」

洛安寧瞧著被攔在門外的江璘,頭也不回的往裏走。

「安寧!」顧南靈一直看着門的方向,見安寧從走進來,激動的抬手。

安寧小跑着過來,張開手抱住顧南靈,「顧總,最近還好吧?」

顧南靈嗅着洛安寧身上玫瑰花香的味道,心情突然變得很好。

這是她拯救出來的女主,也是現在圈子裏一顆閃耀的明星,她很自豪。

「挺好的。」顧南靈牽着洛安寧的手,瞥了眼門的方向,奇怪道:「林靜呢?怎麼還沒進來?」

洛安寧頓了頓,彎腰湊到顧南靈耳邊,低聲道:「江璘來了。」

顧南靈微愣,看向洛安寧,「跟你一起來的?」

洛安寧慚愧的點頭,「他在劇組等我,而且一直說你們是朋友,想來看看你。」

朋友?

顧南靈笑了笑,「確實是朋友沒錯,讓他進來吧。」

她倒是要看看,江璘想搞什麼。

若是真的想來,直接給她發消息問問不就行了?偏生搭上洛安寧這條線,這人想做什麼?

莫不是現在知道安寧的價值,想要從她手中將安寧搶走吧?

一想到會出現這種事,顧南靈只覺心中一股無名的火焰燃燒起來。

洛安寧瞧著顧南靈沒什麼變化的臉,輕手輕腳的走出去,告訴林靜她的決定。

林靜眉頭微皺,雖然不滿意,但還是把人放了進來。

江璘神情淡淡,瞥了他一眼,朝着屋裏走去。

「怎麼回事?」林靜低聲問道。

洛安寧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兩人跟在江璘往裏走,看見那個冷漠的男人,在進入顧南靈的視線后,立刻展現了笑容。

「巧巧!」

顧南靈回頭,正對上那人的笑容。

「你怎麼有空過來了?」顧南靈笑着問道。

江璘手中捧著花,想要遞給顧南靈。

然而中途一雙手將花接了過去,林靜捧著花走到遠處。

江璘目光微沉,眯着眼看向林靜。 這樣一來,周圍的觀眾驚奇了:

「啊?真的嗎?」

「難道這個姓張的事先知道花有問題?」

「人心難測呀。」

觀眾議論紛紛,大都偏向於張凡有問題。

不過,也有為張凡爭口袋的,有個小青年道:「你們這些人聽風就是雨,花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可能說萎就萎?又不是男人!」

不過,從現場張凡、黃原和王少的表現來看,更多的人願意相信這花一會兒真的會變枯萎。

觀眾裡面有不少此次展會上展台的花主,他們對於別人竟然賣出去400萬的花卉,是相當地不忿的,嫉妒之心已經漲到了空前,所以恨不得看到張凡馬上死。

張凡的大腦在緊張地思考著。

現在,他的神識瞳緊緊盯著牡丹花,看見花兒上面的花氣在迅速地減少,這會兒,花氣已經快要完全消失了。

只要花氣完全消失,就好像瀕死者突然斷氣,牡丹花會馬上枯萎下來。

張凡權衡再三,感到有些話與其等到花兒枯萎之後再說,不如現在說顯得更加義氣,爭取給黃原先生一個誠實的好印象。

張凡看了看黃原,十分鄭重地說道,「黃先生,我做買賣的原則,就是不讓對方吃虧,即使我自己吃些虧也沒關係。我想,既然雙方有意合作,就要建立長期的信譽。我現在鄭重的向您承諾,如果這花真的枯萎了,而且無法挽救,我會立即把420萬元貨款退還給你。」

此話一出,黃原的眼睛里現出激動和感激。

經商,重在信譽,重在不損害對方的利益,這樣才是長期的夥伴。否則的話,你騙我,我騙你,最後大家兩敗俱傷。

眼前的張凡,應該是一個誠實可靠的商人。

黃原內心一熱。

「講得好!」他讚賞著,鄭重地向張凡伸出手來,「有張先生這句話,就奠定了我們雙方長期合作的基礎!」

「黃先生,多謝你的信任,我不會辜負你的。」張凡也是極為鄭重地說。

兩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都沒有再說話,而是把目光緊緊地盯在牡丹花上。

王少站在一邊,看到這一切,他用盡全身力氣來控制著臉上的肌肉,使自己不至於失態地笑出聲來:因為在這個勝利即將來臨的時刻,他想要保持應有的淡定,來向觀眾和京城花卉界同行們顯示,王家從來都是百戰不敗的,你們跟王家合作沒錯。

大廳里頓時安靜下來。

所有的人都在期盼王少預言的奇迹出現。

王少高高地抬起肘子,故意露出手腕上的百達翡麗,看著手錶上的指針在一格一格的向前跳動。

指針每跳動一格,王少就感到自己的腳步離最終勝利的目標邁進了一步。

「還有最後一分鐘,張凡,你現在緊張嗎?你後悔了吧,後悔自己不該把牡丹拿到展會上來,更後悔你的把戲被我當面揭穿,哈哈哈哈哈!……」

王少說完,手指著牡丹花,「大家注意了,以我王家祖傳的品花神術,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這花馬上就要完蛋!」

「對,馬上就要完蛋了!」王少的秘書跟著狂喊一句。

果然,話音剛落,只見牡丹花的花瓣兒慢慢地失去了色彩,慢慢地向下耷拉下去。

圍觀的眾人全都看到了這個明顯的變化,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甚至有人忘形地伸出舌頭,像狗一樣把腦袋向前方盡量伸長。

先是最外邊的花瓣耷拉下來,接著是第二層的花瓣兒落了下來,一層接一層,速度變得越來越快,在十幾秒的功夫之內,所有的花瓣都耷拉下來了。

接著,花瓣開始收縮,開始枯萎,花瓣在漸漸變小,花瓣表面上隆起了一道又一道的皺摺,樣子十分難看,很像老太太的棉褲檔,讓人覺得眼前看到的並不是華貴富麗的牡丹花,而是一團揩完屁股的手紙!

「啊?真的枯萎了!」有人率先驚叫起來,打破了沉默。

「這花……真的完蛋了?不是做夢吧?我得掐掐臉!」

「泥馬,你就是掐自己屁股,這花也是完蛋了!」

「真是不可思議!」

大家議論著。

無疑,此時全場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張凡臉上,因為在他們看來,張凡無疑是造假者。

他們並不知道張凡的厲害,以為張凡連個保鏢都沒有帶,一個人單打獨鬥能有什麼厲害?所以並不怕張凡,他們說起話來,相當地放肆:

「這個姓張的造假能力太強了,剛才一開始我就覺得這花有點奇怪,原來是江湖騙術啊!」

「看來這個天健苗木基地是一個造假基地!我們應該去工商舉報!」

「其實,現在社會上壞人特多,有人造假也不奇怪,能把造假造到這種登峰造極的程度,其實也不算多麼神奇,最神奇的是王少!」

「是呀,王少真的了不起,竟然一眼就看出這花要出問題!」

「多虧了王家大少,否則這位姓黃的就要被坑苦了!」

「真沒想到我們京城花卉界,竟然出現了天健公司這種敗類!」

「反正,以後我絕對不和天健做生意!」

大家議論著,顯得非常義憤填膺,因為這正是顯示他們自己平時有多麼地正義的好機會呀!

張凡鎮定如常,面不改色心在跳,沖王少道:「王少,果然有你的!是你對我的牡丹下的黑手,我不會放過你的。」

王少拍拍手掌,嘲諷萬分:「張凡,自己的花怎麼回事,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不要一出事就往別人頭上扣屎盆子。」

張凡反唇相譏,「不是我要往你頭上扣屎盆子,你自己要吃矢,與我何干!我跟你說過,我不會放過你。」

張凡說完,轉身對黃原說道,「既然牡丹花已經成了這個樣子,我兌現承諾,馬上把420萬元錢轉到你的賬上。」

黃原拱手道,「張先生真是誠信君子。」

張凡接著打開手機,迅速地把420萬元錢轉回到了黃原的賬號上。

。 姜敏進去一頓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