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難道趙署改變主意,也是因為蕭寒剛才那句話?

  • Home
  • Blog
  • 難道趙署改變主意,也是因為蕭寒剛才那句話?

天吶!蕭寒到底是誰?他不是臭流氓嗎?為什麼青龍他們如此聽他的話?

林玉姍對蕭寒的身份,越來越好奇了。

「你別廢話!不拍照,就跟我回去!」趙洪亮嚴肅著臉,命令道。

「我……我拍!!我拍照!」

林玉姍怔了怔,雖然心裏很多疑問,但能夠跟青龍拍照,這機會難得啊。

接着,她跟青龍對着手機鏡頭合照。

「茄子!!」

「咔!」

閃光燈一閃,快門聲同時響起。

合照完成!

而這時,一旁的秦老爺子看得可是目瞪口呆的。

蕭寒說合照,就合照!

他感覺青龍他們像是聽從蕭寒命令似的。

天……天吶!這……這到底什麼回事?誰特么能……能告訴我,蕭寒到底是誰?

秦老爺子滿臉驚駭的表情,不可思議地看着蕭寒。

而這時,趙洪亮再次跟蕭寒行了一個軍禮,畢恭畢敬地說道:「蕭先生!十分感激您跟警方提供情報,我代表東海人民,跟您說一聲謝謝!」

等等?原來蕭寒跟上面舉報了!

這一刻,秦老爺子終於反應過來了。

蕭寒只是個臭當兵的,他哪來的本事,驚動到上面?而青龍他們如此聽話,怕是蕭寒舉報有功,給他一點面子罷了。

瑪德!!他果然還是個廢物!

秦老爺子心裏不屑地嫌棄道。

這時,蕭寒並不介意老爺子如何想的,面對着趙洪亮的感謝,他只是淡淡地說道:「不用謝,這是市民應該做的事!」

……

沒過多久,趙洪亮等人因有事在身,於是跟蕭寒辭別了。

很快,現場只剩下蕭寒跟秦老爺子兩人。

這時,蕭寒轉身過來,用他猶如虎狼鷹視,冷冷地盯着秦老爺子。

結果他那恐怖的眼神,嚇得秦老爺子心驚膽戰,當場癱坐在地上,直接嚇尿了,只見得他渾身冒着冷汗,滿臉驚嚇的表情。

「蕭……蕭寒,你……你想幹什麼?我……我可是你爺爺,你……你千萬別亂來。」秦老爺子聲音顫抖,情緒緊張地告誡道。

蕭寒一臉漠然,冷冷地說道:「今天之事,我念在你是若霜的親人,我暫且饒你一命,但如果還有下次,小心我對你不客氣,請你好自為之!」

說完,蕭寒嚴肅著臉,直接轉身離開。

「呼!!」

看着蕭寒遠去,秦老爺子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

過了很久,他才緩過神來了。

這時,他眼神閃爍著不甘,一臉陰冷地咒罵道:「瑪德,剛才嚇……嚇死老子了……蕭寒,老子就不信,對付不了你。」

……

一個小時后!

秦老爺子像是一隻喪家之犬般,灰頭土臉地回到了秦家。

這時,秦家人連忙圍了上來,迫切地關心問道:「爸,蕭寒死了沒?喪彪有沒有將他剁成肉塊?」

「剁個屁啊?蕭寒跟上面舉報,結果喪彪被人一窩端了。」秦老爺子一臉懊惱地罵道。

「什麼?喪彪被抓了?」

這一刻,秦家上下失聲地驚呼出來。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蕭寒居然如此卑鄙無恥,跟上面舉報喪彪。

就在這時,秦志雄的電話突然響了,來電的是公司那邊。

「喂?什麼……你再說一次?他們怎麼會……天吶,秦家這……這下完了!!!徹底完了!」

秦志雄接聽電話后,嚇得當場癱坐在地上,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般。

「志雄,發生什麼事了?」秦老爺子眉頭微微一皺,連忙開口問道。

「爸,剛才……公司來……來電話,說好幾個大客戶跟咱們終止合作,公司損失至少幾千萬……」秦志雄十分心疼地說道。

「什麼?終止合作?為什麼呀?」秦老爺子震驚不已地問道。

秦志雄開口說道:「因為蕭寒殺了蕭立宇,他們怕受到連累,終止與秦家的合作。」

「又……又是蕭寒?造孽啊……秦家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掃把星了?我……噗!!」秦老爺子捶胸頓足地罵道。

一氣之下,他逆血倒流,整個人當場氣得暈厥過去。

結果他一昏迷,秦家上下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下子亂了。

「爺爺?你醒醒?」

「爺爺?」

「你千萬別有事……你醒醒啊……」

……

接着下來幾天時間裏,秦家像是兵敗如山倒般,所有合作夥伴都擔心蕭家報復,紛紛決定跟秦氏集團終止合作。

頓時,秦氏集團陷入了瀕臨破產的危機。

這時,秦老爺子正在醫院靜養。

但是面對公司的危機,他哪裏有心情在這裏靜養啊。

「都怪蕭寒!都怪他!要不是他,秦家也不會被人排斥。」秦老爺子氣得吹鬍子瞪眼的,恨不得將蕭寒碎屍萬段。

「爸,我聽聞秦若霜今天出院了,既然事情是蕭寒招惹出來的,這黑鍋理應是他們來背!」秦志雄煽風點火地說道。

「她這麼快就康復了?瑪德!你快點打電話叫她過來!!」

秦老爺子氣得想找人撒氣,結果秦若霜撞到槍口上了。

「好的!!」

秦志雄點了點頭,然後出去打電話。

結果沒過多久,秦若霜來了。

這時,她看着滿臉疲憊的爺爺,於是心疼地關心道:「爺爺,你沒事吧?身子好些了沒?」

「好什麼好?老子差一點被你們給氣死了!」秦老爺子臉色鐵青,生氣地罵道。

「爺爺,我們哪裏又招惹您生氣了?」秦若霜一臉委屈地說道。

「因為蕭家的事,害得不少人終止跟秦氏集團的合作,如今公司面臨破產的危機,你必須想辦法幫公司度過難關,否則小心我對你不客氣!」秦老爺子把責任全部推卸在秦若霜身上。

「爺爺,您想讓我怎麼幫忙?」公司因自己而出事,秦若霜心裏也很內疚。

結果秦老爺子還沒開口,秦志雄率先表態了,「我聽說騰飛集團有個項目,你要是能夠幫公司拿到合同,秦家一定能夠轉危為安,而以前的恩怨,秦家也可以既往不咎。」

「大伯,誰都知道騰飛集團只跟一流家族合作,而秦家屬於三流家族,你叫我去談合同?你不是在強人所難嗎?」

秦若霜眉頭皺得緊緊的,她感覺秦志雄就是在故意針對自己。

。 車輪碾壓聲,回蕩黑夜上空…!

一輛輛武盟裝甲車,運兵車……整齊列隊……形成恐怖的鋼鐵洪流,席捲滾滾而來!

整片,數十公里長的國道線……都被洪流充斥……

一路席捲而過,地面震顫!!

國道線境內,方圓數百公里,已被緊急封鎖…!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

一支,數之不盡的鋼鐵隊,正匯聚交織,席捲而來!

無窮無盡的迷彩色,朝著錢江城…西湖轄區的方向,匯聚而去…!

地面震顫,裝甲席捲!

前方,車隊洪流的最正前方。

一輛裝甲作戰車開道!

作戰車車頭,橫插著一面五芒星旗!

車內,副駕駛座。

戰將趙雲,一身戎裝筆挺,肩膀上,銀色功勳章掛滿。

他面色冷戾,凝視著黑夜的西湖區方向……

今夜,蟒雀營,十萬大部集結!

浩蕩進城!

只為,一件事!

接秦帥回家!

……

而。

此時。

黑夜中,江南湖西轄區,巡捕房。

關押所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