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顧言柔看着明月,怎麼也沒有想到,只是眼神警告了一下明月,而後又覺得有些不妥當,「明月,你想好了再說。」

  • Home
  • Blog
  • 顧言柔看着明月,怎麼也沒有想到,只是眼神警告了一下明月,而後又覺得有些不妥當,「明月,你想好了再說。」

「你不用怕,有皇上在這裏,你儘管說。」顧言月適時搬出了宇文染。

宇文染也很配合,「你說就是。」

得到允許的明月說出了顧言柔這些天都做了什麼,包括她在酒樓得到菜方的事。

顧言柔平時嬌縱慣了,對下人非打即罵,這些下人對她一點忠心沒有,這時候有皇上和皇后一同撐腰,自然都說了。

「信口雌黃的東西!」顧言柔吼道,而後衝下去要給明月一耳光,卻被顧言月阻止了。

「妹妹何必動怒呢,一個小宮女說的話而已。莫不是這話說出了妹妹的秘密?」顧言月似笑非笑,而後抓住顧言柔的手,「妹妹今天去了酒樓,我可是清楚得很,妹妹不要說什麼胡說八道,要不要我把你去了哪裏都說出來?」

顧言月笑得溫溫柔柔的,語氣輕柔平和,可眼神嚇人,這樣的對比,倒讓顧言柔有些心虛。

「妹妹,百合不能煮那麼久的,你這百合一看就煮了很久,這做法大錯特錯了,妹妹下次還是問清楚些,別做出的東西四不像,丟人!」顧言月言辭犀利。

顧言柔臉色極其難看,看着周圍看熱鬧的人,顧言柔還是嘴硬,「這湯就是我做的,我知道怎麼做,姐姐敢聽嗎?」

顧言月挑了挑眉毛,轉身坐下,她倒要看看,這酒樓里吃裏扒外的東西到底透露了多少,「妹妹請說,本宮願聞其詳。」 如今假的遺迹已經弄出來了,接下來,就該是引出那位人族背叛的神境了。

當年,他不惜引聖魂殿入境,可見他對人族的怨恨,如今人族出現了第九遺迹,相信他不會願意看見人族崛起,很可能會沉不住氣浮出水面。

這也是魂皇的猜測,所以才讓林天成通過幽冥族將這個消息放出去,只有讓那個人感受到危機感,才能讓他出錯,露出廬山真面目。

林天成將這一切的消息整理打包以一個很低的價格出售給了幽冥族,為的並不是那一點補償,而是為了釣這條大魚!

所謂藝高人膽大,林天成乾脆帶著無面再次潛入了東元城,有恃無恐的躲在暗處看著萬族為了爭奪這次遺迹大打出手。

「玄一,我們是不是有點過於草率了,這個時候進入東元城,那不是找不痛快嗎?」

看著憂心忡忡的無面,林天成笑著解釋,「長老,把心放肚子里,現在萬族都在朝著東元城而來,誰有心思管我們?這就是所謂的燈下黑!」

聽見林天成的解釋,無面也無語了,這傢伙的膽子真的大,不過主要是這小子是真的有恃無恐,即便是被人族發現了,也不會有什麼事。

而萬族這是更不敢與之為敵了,畢竟現在二人頂著的身份是幽冥族,要是傷了他,以林天成的性格,分分鐘能叫來兩位秩序長老幫他吊打一切不服!

「咱們現在進來沒有意義啊主要是,有些能探查的你都探查了,一些你還不知道的東西是因為遺迹還沒有徹底的開放,在這除了耗費時間,我們什麼都做不了!」無面提醒道。

「不,我們有事可做,現在我們只是知道遺迹是真的,遺迹裡面有證道至寶,興許就是傳聞中的第九遺迹,但是我們還不知道,這遺迹之中,最值錢的是什麼!」

「你有辦法知道?」無面無語的問道。

「現在沒有!」林天成笑道,很快又道,「但是我們現在佔據第一現場,到時候就不用擔心進不來城了,我相信很快這裡就會成為旋渦中心,提前封鎖,到時候我們想進來可能就沒這麼容易了!」

無面聽完后頓時無語,就因為這個,自己二人還不知道要在城裡隱藏多久。

很快,林天成看到了一人,眼前頓時一亮,隨手取出一枚玉簡朝著對方丟了過去。

只見玉簡輕飄飄的悄無聲息的掛在了女子的身上,而這一切女子都一無所知。

無面看著林天成問道,「你認識剛剛那個女的?」

「當然,她是焚天王的女兒,半神境強者!」林天成笑道。

「咱們走吧,相信等她進去,其他人就會發現她身後的通話玉簡,到時候會和我們聯繫的!」

兩人相視一笑,縱身一躍,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東元城城主府內,魂皇和焚天等人齊聚一堂,紅衣走進來后也是挨個見禮。

魂皇卻看見了紅衣身後的玉簡,皺起了眉頭看向焚天,焚天順著魂皇的眼神看去,才發現紅衣身後的玉簡,當即伸手一抓,將玉簡抓在手中,身形隨之衝出府。

然而,此時的林天成和無面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任焚天如何釋放神識也沒有發現任何蹤跡。

焚天看了看手中的玉簡,皺起了眉頭,朝著四周掃視了一番,最終還是冷哼一聲返回了府內。

幽冥族的人果然囂張,竟然將玉簡掛在紅衣的身後,最主要的是,紅衣竟然沒有任何察覺。

「人走了……」焚天進門后悶悶不樂的道。

如今,人族對幽冥族可是抱著見之必殺的態度,他們居然還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現,這簡直就是挑釁。

而且,將玉簡掛在紅衣的身上,顯然是沖著他們來的!

紅衣有些茫然的看著焚天,「父王,怎麼了?」

直到此刻,紅衣依舊沒有發現什麼端倪,可見出手之人的手段之高,境界之強!

「沒事,一些雜魚,已經逃了!」焚天笑了笑道。

魂皇皺起眉頭道,「紅衣,最近你就隨我們而行,一個人還是不要單獨行動了,最近人境不太平!」

聽見這話,紅衣愕然,但礙於魂皇開口發話,當即也答應了下來。

「對,現在的人境是多事之秋,你留下來幫幫我們!」焚天也笑著開口。

紅衣擺擺手道,「知道了,沒什麼事我就去修鍊了,你們忙!」

等她走了,焚天才輕嘆一聲,沒再說什麼,紅衣好強,要是知道被人擺了道,估計現在就要氣的衝出去滿城找這個混蛋了。

「你是誰?」焚天拿起玉簡沉聲傳音。

「玄一!」

焚天王頓時愣住了,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向身邊同樣一臉肅容的魂皇。

看著焚天的樣子,魂皇也猜到了是誰,當即傳音問道,「你家的那個小子?」

焚天苦笑的點了點頭,「臭小子,你在搞什麼?」

林天成苦笑的將自己這邊掌握的信息和魂皇和焚天說了一遍,包括幽冥族來了兩個神境強者。

無面站在林天成的身邊臉色一陣十分難看,臭小子,當著我的面把幽冥族賣了個乾乾淨淨,真的當我不存在,好歹我也是幽冥族的長老啊!

然而,林天成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些,彷彿早就將無面當做自己人了,什麼事情都毫不避諱的在他面前說,最後到是無面聽不下去了走開了,這小子沒節操啊,端著幽冥族的碗賣幽冥族。

與此同時,無盡虛空中。

無數的強者此時正在人境的邊緣徘徊,尋求時機潛入人境,一尊尊強悍無比的存在在無盡虛空中遊盪。

留在人族的那幾位神將,也紛紛顯現化身守護在無盡虛空人族境域之外,以防有人強闖人境!

就在此時,一道彩色流光瞬間朝著人族的界域之壁撞去,顯然是想強行入境。

混沌神將丁超冷笑一聲,身形一閃朝著那道彩光飛射而去,「不知死活,既然來了,那就留下!」

話落,一聲巨響傳遍虛空,只見那道彩光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被打飛出去。

丁超也不追殺,而是屹立在無盡虛空,掃視八方,無懼道,「我到想看看,今天還有多少想死的來試試強闖人境!」

話落,一聲冷哼傳出,「丁超,你未免太過狂妄了吧?你以為就憑你們幾人就能擋得住我們?」

「就是,我們若是一起出手,你能擋的過來?我勸你識相一點,現在放我們進去!」

丁超冷笑不理,手中混沌神力幻化一柄開山巨斧,橫掃八方,逼的那些強者退步了幾分。

「擋不擋得住,試試不就知道了,我看看誰不怕死敢闖我人境!」

話落,四方豪強敢怒不敢言,丁超乃是當年的殺神之一,一個不慎,真有可能會被其斬落於此!

一時間,萬族強者無一敢亂來,紛紛怒視丁超。

……

人境,已然開始醞釀一起風暴。

而林天成以及人族的強者似乎根本不在意一般。

「長老,我說的沒錯吧,和我在一起,危險係數都要小一點,至少咱們右右逢源!」林天成得意的道。

聞言,無面無語,不過林天成這句話說的不錯,至少人族是不會對他下手了,有著幽冥族的身份在,萬族也不敢對他們亂來,這場風暴,他們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就在此時,外界開始出現一些爭鬥,無非是想搶佔距離巷道近一點的房間,一些萬族的強者已經開始相互出手爭奪。

看著外面打的鮮血橫飛的畫面,林天成咧著大嘴在那拍手叫好。

「我說,你能不能低調一點,你不怕人家惱羞成怒聯手攻殺你啊?」無面無奈的說道。

「不怕,你忘記了,我身後也有靠山的,不僅有幽冥族高層賞識我,還有我天傷大佬為我掠陣,我會怕他們?」林天成得意的道。

聽到這裡,無面無言以對。

…… 第七百九十七章你弄疼我了!

叮鈴鈴,叮鈴鈴!

清脆悅耳的鈴聲響起,打破了這份有點古怪的氣氛。

墨錦城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屏幕上面,跳動閃爍著幾個字「會咬人的小狐狸」。

這是顧兮兮的備註。

這麼晚了,小狐狸給自己打電話?

墨錦城沒有猶豫,按下了接聽鍵。

只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說話,手機突然就被人按住了。

他一抬眸,發現是洛梓顏。

他駿眉皺了起來。

洛梓顏看着他,「阿城,我們這麼久沒有見了,電話……能不能待會兒在接?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

她剛才看到了。

剛剛墨錦城將電話掏出來的時候,她目光一掃,看到了來電顯示。

會咬人的小狐狸?

墨錦城以前從來都是不苟言笑的人。

怎麼會給別人取這樣的昵稱?

而且從稱呼上面來看,一定是個女人沒錯了。

一想到墨錦城親昵的叫別的女人小狐狸,洛梓顏的心裏莫名就有點堵。

所以,她略帶幾分賭氣的按住了他的電話,不想他接。

可誰知道,墨錦城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竟就這樣將她的手給推開了。

甚至,還當着她的面,拿起了電話,「喂?」

「滋滋……墨錦城——滋滋……」

電話那頭信號並不好。

墨錦城隱隱約約只能聽到顧兮兮很大聲的吼他的名字。

那張好看的俊臉一下子就冷了七分。

因為就在剛才,看到顧兮兮主動來電,他心裏某個角落,還是微微鬆了一口氣的。

可電話接通了,她的語氣卻那樣的惡劣,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顧兮兮從來就不會這樣莫名奇妙。

難不成是出了什麼事了?

想到這裏,墨錦城臉色變了變,拔腿就要走,「你在哪?」

站在後面的洛梓顏看到他竟然就這樣無視了自己,被其他的女人一個電話就叫走了,心中頓時憋屈了厲害。

明明——

明明幾年前,只有自己才能讓他這樣的。

想到這裏,洛梓顏不甘心的追了上去。

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一把拉住墨錦城的胳膊,從他手中將手機搶了下來,藏在了身後:「阿城,我們這麼多年沒見面了,你有什麼事情不能以後再說嗎?我知道我一走這麼多年,沒跟你聯繫是我的不對。但是你故意在你兄弟面前這樣對我,不就是為了報復嗎?我已經挽留你兩次了,還不夠么?」

墨錦城看着洛梓顏,眼神有些莫名。

見他沒說話,洛梓顏以為他服軟了。

於是走了過去,想要握他的手,「阿城,其實我這次回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墨錦城伸了一隻手過來。

她愣住,沒反應過來:「阿城?」

墨錦城看着她,「手機還給我。」

洛梓顏徹底驚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