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風哥:「楚爺小心一點,不著急,慢慢來。」

  • Home
  • Blog
  • 風哥:「楚爺小心一點,不著急,慢慢來。」

楚橋將手指放進嘴裡吮吸了一下,對著鏡頭說:

「海上求生,不出點血是求不了生的。」

「我怎麼覺得主播剛剛那麼動作有點性感啊。」

「+1」

「主播本來長得就很標緻好嗎?就是不知道咋想的,跑到海里受罪去了。」

……

被捋直的彈簧已經變成了一根鐵絲,楚橋將它的一頭弄彎,綁在另一頭彎了一個圈,用力將周圍捏結實,再把繩子綁在這個圈上面。

「楚爺牛逼啊。」

「天快黑了,楚爺快點啊。」

「楚爺真漢子。」

「主播,要不算了吧,還是命重要,要不你告我們大概哥位置,哥們給你報警救你。」

楚橋哭笑不得,救回去以後,她就是個沒有記憶的傻子,不過還有人關心自己,楚橋還是被安慰到了。

此時直播間接近100多人,人氣在200多。大多數留在直播間的人,是想看楚橋是否能釣上來魚。

楚橋知道,如果自己釣起來魚,直播間人氣還能繼續攀升,加上風哥的那五千的打賞,離完成任務更進了一步。

想著,她手上的動作更加快了,拉起自己的衣角。

只聽「呲——」的一聲,一塊兒長寬均在十厘米的布條被撕了下來。

楚橋的腰測少了一塊兒布料。露出了制服褲子的腰線,仔細看,還可以看到纖細的腰部。

楚橋翻看了一下手裡的布。

解釋道:「還好,這個布是純棉的,比較吸水,一會兒我們用它來當魚餌。」

「主播別騙人,布條怎麼能當魚餌。」

「主播學姜子牙呢……」

楚橋拿起剛剛做好的魚鉤,刺進自己的左邊胳膊前側,頓時血流了出來。

「楚爺在自虐嗎?楚爺不至於,咱有話好好說。」

「楚爺不是想喝血吧,羊毛出在羊身上,這沒用。」

楚橋拿起剛剛準備好的布條,捂著自己正在流血的部位,一點點的沾濕布條,最後血凝結起來,楚橋又往出擠了擠,直到把整個布條全部染成血紅色。

「楚爺這操作,帥啊666。」

「有點血腥,我暈血。」

「小哥哥贈送主播50瓶可樂——主播女中豪傑啊。」

「太陽里的月亮贈送主播160瓶可樂——勇氣可嘉。」

楚橋看到有人送她禮物了,可樂直播里,一瓶可樂是1塊錢,剛剛得到了210瓶,就是說她掙了210塊錢,當然這個錢還要和可樂直播五五分成。

錢雖然不多,但好在實現開門紅了。

她學著別的主播,說道:「謝謝大家的禮物,現在我要用剛剛這些布條做魚餌,試試布條上面的血腥味能不能把魚召來。」

說著將布條一條條撕開,將一片掛在鉤上,另外幾條放在救生衣下面,以免水分蒸發變干。

楚橋將做好的簡易魚竿拿到手裡,把繩子向遠處一拋。

安靜的坐在艇邊,等待著。

直播間里議論紛紛。

「到底行不行,有動靜沒。」

「楚爺咋不說話了,睡著了?」

「你傻啊,楚爺一說話,不是把魚都嚇跑了嗎?」

……

楚橋眼睛看著彈幕,身體似乎入定了一般,一動不動。 第五十八章真氣境八重

夜幕降臨,一輪明月緩緩爬上天邊,在棲鳳山的峽谷中撒下一片銀白。

此時,峽谷深處的壓力室山洞之中,十幾個虎翼軍軍士圍成了一個半圓形,將一間壓力室穩穩地護住,就算是一隻蒼蠅來了,只要沒有他們的允許,也休想進入他們身後的壓力室。

就在這時,軍醫處副統領衛晉忠從外面匆匆趕來,十幾個軍士見到對方,趕忙紛紛行禮,隨後恭敬地將其讓進了壓力室當中。

「小傢伙,是不是已經等得着急了?本座來也!」剛一進入壓力室,衛晉忠便是微微一笑,對着早已經在壓力室修鍊多時的雲逸凡道。

這會兒的雲逸凡正盤坐在壓力室中間調息吐納,見衛晉忠到來,他頓時眼神一亮,趕忙站起身迎了上來。

「副統領大人,你總算來了,我還以為您今晚來不了了呢!」雲逸凡朗聲一笑,一邊說着,一邊走到衛晉忠近前,躬身一禮。

之前跟衛晉忠談過話之後,他就直接來了這裏的壓力室修鍊,按照他的說法,整個虎翼軍大營,壓力室絕對是最安全的,因為只要有人在外面守住壓力室的大門,那麼裏面的人就可以高枕無憂,根本不用害怕被人偷襲。

對此,衛晉忠頗為贊同,這便親自把雲逸凡送入壓力室,然後馬上安排了人手守住此地,不給刺客一絲的可乘之機。

「呵呵,我答應過你在入夜之前為你搜集四百枚聚氣丹,眼下雖然是稍稍遲了些,不過好在總算幸不辱命。」衛晉忠笑了笑,話音未落,他驀地一抬手,下一刻,一大片的玉瓶直接堆滿了壓力室的牆角,每一個玉瓶裏面都是裝滿了聚氣丹!

所有玉瓶裏面的聚氣丹加到一起,超過四百顆是肯定的了。

「好多聚氣丹!好好好!副統領大人真是辛苦了!」眼看着壓力室多出了這麼多的聚氣丹,雲逸凡頓時大喜過望,對着衛晉忠便是再次施了一禮,感激之心不言而明。

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會願意去借錢,他當然也一樣,可眼下為了能夠快速提升實力,他也只能是硬著頭皮去借了。

雖然他自認為自己現如今的實力已經不弱,完全能夠應付真氣境八九重的刺客,但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是覺得應該衝刺一下真氣境八重的境界比較合適,只要他能夠達到真氣境八重,那麼他就真的可以不怕隱殺閣的刺客來刺殺他了。

「小傢伙,你晉級真氣境七重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我擔心你太過心急,有可能會不小心走火入魔,所以特地為你備下了一顆靜心丹,你拿去用了吧!」

說着,再次取出一個玉瓶,遞到了雲逸凡面前,正是三級下品丹藥,靜心丹!

雲逸凡微微一愣:「三級丹藥靜心丹?這………」下意識接過丹藥,雲逸凡頓時感動不已,他沒想到,衛晉忠居然想得這麼周到,還為他備下一顆靜心丹!

靜心丹這東西他知道,雖然只是三級下品丹藥,但由於是避免武者走火入魔的丹藥,就算對先天境高手都有效果,所以異常珍貴。

「多謝副統領,副統領今日之情,晚輩記下了。」沉默片刻,雲逸凡將所有丹藥全都收下,看向衛晉忠的眼神充滿了感激。

衛晉忠微微一笑,「多餘的話就不要說了,時間有限,你還是抓緊修鍊吧,你放心,我已經在外面安排了不少好手把門,就算隱殺閣派了先天境的刺客前來,想要動你怕也沒那麼容易。」

說完,他便是直接退了出去,不再耽擱雲逸凡的修鍊時間。

「四百枚聚氣丹,加上師尊之前給我的一百枚,這麼多的資源,應該能助我晉級真氣境八重的境界了吧?」雲逸凡將所有的丹藥聚集在一起,洞察之眼檢驗計算一番之後,這便開始認認真真地修鍊起來。

先是酣暢淋漓地打了一趟拳,把丹田紫府當中的所有真氣盡數耗盡,隨後,他便是運轉起九星神功,同時瘋狂地吞噬起聚氣丹來。

五百枚聚氣丹,一顆接着一顆的下肚,肉眼可見的,他的真氣開始飛速地壯大,而等到真氣壯大到一個極限之後,他就會暫時停止服丹,小心翼翼地用真氣壯大自己的經脈和丹田紫府,以此來快速提升修為。

境界的提升,說白了就是經脈和丹田紫府不斷壯大的一個過程,只不過對於正常人來說,這個過程需要很長的時間一點點地打磨,不可操之過急。

可對於擁有洞察之眼和天機之心的雲逸凡來說,他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修鍊之時的每一個細節,並且避開所有的錯誤之處,絕不可能會出現任何的差錯,退一萬步說,就算出了錯,他都有足夠的時間改正過來。

這一點,絕對是任何人都沒辦法比擬的,也是他敢於在剛剛晉級真氣境七重之後,就直接衝刺真氣境八重的原因所在!

就這樣,隨着時間的推移,地上的聚氣丹越來越少,而雲逸凡的經脈以及丹田紫府則是越來越壯大,當天色微微放亮之時,五百枚聚氣丹終於盡數被他吞服下去,而他的真氣,也終於達到了一個很難繼續壯大的極限!

「此時不破!更待何時?!」感受到自己的真氣已經到達了一個極致,雲逸凡猛地一咬牙,一口將最後一顆靜心丹吞了下去!

「轟!!!」

隨着這顆靜心丹下肚,他的經脈丹田彷彿被一團火焰引燃了一樣,剎那之間,他的身體當中發出一聲轟響,無論是丹田紫府還是渾身的經脈,全都在這一瞬間壯大了數倍!

「呼呼呼…………」

龐大的真氣透體而出,吹得他的衣衫獵獵作響,整整過了小半個時辰的時間,方才漸漸平息下來。

「嗖!!嘭嘭嘭!!!」

就在真氣平息的一瞬間,他的身形驀地飄然而起,落地的一剎那,他對着空氣便是連擊三拳,每一拳都在空中發出音爆之聲,震人耳膜!

「嘿嘿,真氣境八重,總算是成了!!」收招而立,雲逸凡的臉上不禁露出興奮的笑容,眼底儘是一片的自信之色!

一夜的修鍊,五百枚聚氣丹和一顆靜心丹的輔助,終於讓他成功晉級了真氣境八重,而他的這個真氣境八重,跟其他人的真氣境八重可不一樣。

正常來說,真氣境八重的武者,力量應該在兩千鈞上下,可他適才的每一拳,都打出了萬鈞之力!而萬鈞之力,正是真氣境十重大圓滿武者的標誌!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的他,已經相當於是一位真氣境十重大圓滿級別的武者了!

真氣境大圓滿,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達到的境界,要知道,放眼整個渭南城,能夠在有生之年達到真氣境大圓滿的,恐怕一雙手都數的過來,至於十六歲的真氣境大圓滿,貌似渭南城的歷史上還從未聽說過。

「以我現在的力量來說,只要那隱殺閣不出動先天靈力境的強者,肯定奈何我不得,就是不知道現在的我跟先天靈力境之間,又有着多大的差距。」

先天靈力境,那才是一個武者真正步入修鍊殿堂的境界,據說,一旦進入先天靈力境,武者的一切都會得到質的改變,屆時真氣與天地靈氣融合為一,變成更加厲害的靈力,靈力一動,一拳就能打出十萬鈞的力量!

不僅如此,未入先天的武者,壽命最長也就是不到二百年,可一旦進入先天靈力境,壽命最少都能達到三百年!

「算了算了,想得有些太多了啊,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我還是一步一個腳印,先努力修鍊到真氣境十重大圓滿再說吧!」

先天境對他來說還比較遙遠,眼下,他才剛剛達到真氣境八重,後面還有真氣境九重以及真氣境十重等待着他,也只有達到了真氣境十重,他才有資格去衝擊人人嚮往的先天境界!

不過話說回來,他倒是有些好奇,自己若是達到真氣境大圓滿的話,力量究竟能夠達到什麼程度,是不是能夠堪比先天靈力境強者呢?

。 「怎麼樣?」塗完之後,顧知鳶問:「有什麼不適?」

「沒有。」宗政景曜說火:「冰冰涼涼的,挺舒服的。」

緊接著,顧知鳶將這些泥膜分成了好幾份,往裡面又加上了不同的東西。

宗政景曜好奇的看著顧知鳶:「這是做什麼?」

「加入玫瑰是提亮的,茶油是收縮毛孔的,這個是石斛蘭的……」

顧知鳶一個一個給宗政景曜介紹,然後說道:「沒一種針對不同的皮膚,有奇效。」

宗政景曜眸子一亮:「你還會這些?」

顧知鳶眉頭一挑:「治療皮膚,和治病也差不多,對症下藥,就可以了。」

宗政景曜將黑漆漆的臉湊到了顧知鳶的面前,他語氣很輕,低聲說道:「本王覺得本王也需要治療。」

顧知鳶:?

瞧著他眼中的火花,顧知鳶立刻明白了,瞪了他一眼:「大白天的,能不能注意措辭!」

「本王明天不去上朝了。」宗政景曜說。

顧知鳶對宗政景曜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表示無語,她沒開口,現在她和宗政景曜都站在風口浪尖上,適當往後退,是好事。

「今晚可以晚一點睡。」宗政景曜又說。

頓時,顧知鳶瞳孔微微一縮,有種控制不住自己的頭想要給宗政景曜的臉做個按摩的衝動!

寒宵剛剛走到院子門口,就看見宗政景曜頂著一張漆黑的塗滿了泥的宗政景曜坐在顧知鳶的對面,就,非常好笑。

他飛快轉身,逃跑,生怕被宗政景曜發現自己看到他滿臉塗泥的模樣,要殺人滅口!

一轉身,猛地撞在了端著一筐荷花的銀塵的身上。

「哎呀。」銀塵尖叫了一聲,瞪了一眼寒宵:「走路不長眼睛么?還是趕著投胎!」

「不是,你別進去。」寒宵一邊幫著銀塵收拾一邊說道:「你要是進去了,王爺說不定送你去投胎!」

見銀塵不解,寒宵又說:「王爺一定魔怔的,被王妃用泥塗滿了整張臉,真可憐,你千萬不要進去,等一下王爺一怒之下殺人滅口,你就慘了。」

聽到寒宵的話,銀塵癟了癟嘴巴說道:「沒文化,真可怕,那叫做泥膜,是王妃新研究的,用了可以使皮膚變好,佑城小姐們追捧著要買呢……」

寒宵一怔:「你認真的么?」

「當然了!」銀塵不搭理寒宵,抱著荷花走了進去。

寒宵一臉詫異,也跟著銀塵走了進去。

顧知鳶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讓宗政景曜去洗了一把臉,洗完之後,果然透亮了不少,摸著也光滑了一些。

顧知鳶伸手摸了摸宗政景曜的臉:「唔,手感不錯,證明有用。」

宗政景曜:……

感情拿自己當試驗品?

這個世界上,敢拿宗政景曜當試驗品的,可能只有顧知鳶了。 一百六十九、窮追不捨

這股敵人跟的真緊,簡直達到了亦步亦趨的速度。吳江龍和賀曉剛剛離開,就有兩個尖兵躥了過來。這兩個越軍不愧為敵人的尖兵,跑起來幾乎是腳不沾地,縱越著便跳過了地上拉起的橫線。他們不是看到了拉線而有意躲開,而是他們的縱躍高度超過了這根拉線。眼見得他們跳過來了,地雷卻沒有被絆響。一次炸掉敵人的時機就這樣被錯過。不過沒關係,後邊還有其他人。

吳江龍和賀曉也在跑,但與這這兩個敵人比起來卻相形見絀,眼見的雙方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由於受到樹木和草叢的掩護,這兩個敵人雖然快接近目標,但他們還沒發現前邊的吳江龍與賀曉。然而,吳江龍卻從後邊不時傳來的響聲中判斷出有敵人快到了。

「不能再跑了,再跑也跑不過敵人。」吳江龍這樣想着,便與賀曉商量,「賀曉,後邊可能有敵人,先打他一傢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