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月份: 2022 年 1 月

她真的信了。

掏心掏肺的對孩子好。

可就在這時候,她發現那孩子長得越來越像戰家人。

佟越五歲那年,她接受了全身檢查。

結果顯示,身體受到了嚴重損害,根本不可能孕育孩子。

可她自幼身體極好,除了流產那一次以外,幾乎沒有住進過醫院。

身體莫名其妙的虛弱,不能懷孕,孩子長得又像戰家人!

事情全部堆在一起,她開始懷疑起了枕邊人。

她找了私人偵探調查,果然發現佟為年還在私下和岳曼婷聯繫!

她沒有聲張,悄悄取走了佟為年的頭髮和佟越對比,沒有血緣關係。

機緣巧合之下,得知戰老爺子和佟越是同一種血型。

她開始懷疑,佟越是戰家的孩子。

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到了戰老爺子的DNA樣本,比對之後,果然佟越是戰家的孩子。

而她的身體,也是因為服用了某種特殊藥物,才會快速衰敗。

下藥的人,除了佟為年還能是誰!

一切真相水落石出。

她的流產不是意外。

是岳曼婷早就計劃好的。

故意刺激她,導致她身體快速衰敗,不能孕育。

而此時,將佟越帶到佟家,讓她養著長大!

想到這些事情,佟老太太眼底溢出了濃稠的化不開的恨意,渾身都在戰慄:「若不是岳曼婷,我怎麼會落的如此下場?」

佟為年不愛她,卻娶了她!

毀了她的孩子,毀了她的人生,甚至要替戰家養孩子!

憑什麼!

這麼多年,她苟延殘喘的活在這世上,為的就是看到岳曼婷死無葬身之地!

等了這麼多年,她終於等到了機會。

雲舒踏入平西那一刻開始,她就已經開始佈局了。

「雲小姐,我們目的都是一樣的,我要親眼看到岳曼婷跌入地獄,我要她生不如死!」

岳曼婷,你就算再能籌劃又如何?

到現在,還不是被囚禁在醫院,動彈不得!

呵。

偌大的戰家,勾心鬥角不斷,誰能說得清楚勝利與否?

雲舒垂眸:「老太太,那佟越知道這一切嗎?」

「我很岳曼婷,但我從未虧待過佟越,這些年,他卻背着我和岳曼婷接觸,他真以為我不知情——」

佟老太太眼底閃過一絲陰鷙:「既然他這麼喜歡岳曼婷,那我不妨讓他看看,他那個好父親是什麼嘴臉!」

她恨死岳曼婷和佟為年了!

那一對狗男女,毀了她的一生,還要她幫着養孩子!

雲舒也沒有想到背後還有這些故事。

戰老太太這一招,狠且陰損。

毀了佟老太太的一生,讓她一輩子都不能擁有自己的孩子,還要養著別人的孩子!

可謂是陰損至極!

佟老太太陷入了長久的恨意之中,直到半個小時之後,才回神,恢復了之前的溫和。

「雲小姐,見笑了,提到往事,我有些激動。」

「老太太,我能理解,被丈夫背叛,被情敵傷害,這些痛苦我都能理解,這麼多年,委屈您了。」

佟老太太聞言,眼眶驟然紅了。

這些事情,她不敢聲張,只敢默默調查。

娘家若是知道這些事情,不但不會同情她,甚至還可能責罵她沒用,連一個男人的心都綁不住!

若是事情鬧大了,她不但沒法報仇,甚至還要被家族厭棄。

為了等到這一天,她忍了幾十年,裝出一副賢惠懂事的模樣,哪怕恨透了佟為年,卻依然和他同床共枕,裝出一副恩愛和諧的模樣。

佟為年死的時候,拉着她的手道歉。

她第一次展露出了自己的恨意,狠狠地打開了他的手,惡毒的話一點點蔓延出來,看着佟為年死在了病床上。

他咽下最後一口氣,佟老太太看着他的臉,笑出了聲。

眼淚滾滾而落。

佟為年死了,接下來要付出代價的,就是岳曼婷!

「雲小姐,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我只要一點,岳曼婷必須死!」 秦夜打定主意不會收韓德明為徒后,也是真的不管不顧了。

收拾好菜地后,剛好到了正午時分,秦夜躺在自己做的那把躺椅上,沒注意下,就被午時毒辣的太陽給曬的大汗淋漓的。

實在是受不了了,秦夜只好轉身回來房間。

可還沒待上五分鐘呢,就被房間里更加悶熱的環境給搞出來了。

只好又走了出來,想找了個陰涼點的地方,還好在那樓架子的下面,剛好有幾塊木板擋着,正好變成了一個乘涼的好地方。

秦夜瞧着眼睛一亮,拖着躺椅就走了過去。

等那日頭被徹底的擋住后,那般燥熱的感覺這才終於的消散了下去。

但即使是避免了陽光直射,秦夜還是覺得酷暑難耐,躺着躺着就想起了後世的空調,然後就越想越熱……

見秦夜一個勁的喊熱,春香就抱着一盆涼水走了過來,拿着快麻布沾著水在秦夜的四周亂灑一通,接着又拿出了把翎毛竹扇出來,從旁給他呼呼扇著。

有着涼水和扇風,秦夜這才覺得沒那麼難受了。

可他一睜眼,就看到了春香香汗淋漓樣子,心中閃過一抹不忍,但最後還是沉靜了下去。

春香的體質,還是一個比較麻煩的事啊……秦夜心中默默想着。

扇著風的小侍女,也自然是看到了秦夜眼底的那抹不忍之意,眸子閃爍著微微彎了一下,然後又恢復了正常。

這時,姜禾端了午飯出來,春香搬來一張矮桌,三人便在這處乘涼地里享用起來。

早些時候秦夜就感覺到今天可能會悶熱異常,所以早就吩咐小廚娘做了一道冷盤出來,本來,小廚娘一聽到要做冷盤還是很興奮的,因為她剛好會做一種。

可做出來的成品,秦夜嘗了一口就覺得難以下咽了。

不過為了安撫小廚娘的心情,他還是忍着將嘴裏的那口吃了下去的。

然後廚藝早已登峰造極的秦夜,便教了姜禾幾道簡單的涼拌菜,當然,其中辣椒是絕對必不可少的。

一碗涼拌大豆苗,配上醬油、花椒和辣椒油,雖然沒有蒜汁,但秦夜還是就著吃了幾碗大米飯。再加上秘制的一道白切雞,真是讓得平日裏胃口極小的春香都是額外的多吃了一口,更別說早已狼吞虎咽起來的小廚娘了。

姜禾又扒乾淨了碗裏的大米飯,擦了擦嘴角處的油漬,一臉不好意思的看着秦夜,然後……又去盛了一碗。

待她回來后,秦夜看着小廚娘鼻尖上的一粒飯粒,突然神然驅使般伸出手擦去了那一粒余飯,順帶着還颳了下後者的鼻子。

於是場中倏地安靜了下來。

姜禾手裏依舊捧著那碗大米飯,兩眼愣住似的盯着秦夜那隻還停留在自己鼻子上的手。

而秦夜,則也是一動不動的呆在了原地,那隻手也是自然的沒有收回來。

將這一切收入眼底的小侍女,微微的撅了下嘴巴,然後低下頭了頭,兩隻手緊緊的揪在了一起,死死的纏着。

不過還好,這安靜的氛圍並沒有保持多久,外面就傳來了一陣喊聲,但由於隔的太遠,那道喊聲也沒人聽清,但這道忽如其來的叫喊聲,剛好將愣神了的秦夜給叫了回來,回過神后,看着這副場景,秦夜連忙將還觸碰著姜禾嫩鼻的手收了回來。

後者的臉突然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那抹紅暈,迅速的就爬上了她的耳垂。

姜禾皓齒慢慢的咬了起來,仍舊楞了半響,然後才端著大米飯一眨眼的就跑進了廚房裏,砰!將們一關,也不知道幹啥去了。

春香見狀,默默的夾起一道雞塊,放進了秦夜的碗裏,再舀上兩瓢醬汁淋入。一邊收回小手,一邊小聲提醒道:「那人還在外面跪着呢,這天氣這麼熱,別到時候出事了……」

「哦,知道。」秦夜趕忙踩着自己貼身侍女給的台階走了下來,開始想起那外頭的韓德明來。

那廝好像真耐起了性子,剛才吃飯之前,他還問了上頭正收工休息的孫老漢,從後者的口中得知韓德明一直跪在那,若不是有着屋檐擋了一部分太陽,怕是早就中暑倒地了。

「要不,我去將他趕走?畢竟待會若出了事,省不得有些麻煩。」春香知道秦夜不肯收徒,所以想着要不將其趕走算了。

秦夜聽后搖了搖頭,道:「趕不走的,瞧那樣子,若是沒拜上師,怕真會一直跪下去。」

「那怎麼辦?」小侍女的眉頭開始擔憂起來。

「沒事。」秦夜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腦袋道:「我是不可能讓他拜師的,不過咱酒館又不只有我一個廚子呢。」

「少爺是說……趙廚?」小侍女歪著腦袋想到。

呃……

怎麼說呢?

秦夜其實是想說讓姜禾那妮子教那韓德明的,但經春香這麼一提醒,他這才想起來,原來酒館裏面還有個趙德本,趙廚!

這下子全都完美了起來啊。

秦夜又伸出手拍了拍春香的腦袋,在後者露出了嬌嗔的目光后,不僅沒有收回,還越來越變本加厲起來……

終於,在秦夜另一隻手也使上的時候,小侍女這才忍不住了喊了出來。

「少爺~!」春香捂著滿頭亂糟糟的秀髮,兩眼瞪着秦夜看去。

後者嘿嘿笑了兩聲,慢慢的收回了兩隻手掌。

~~

吃完飯,秦夜便端著一碗冰鎮酸梅湯走了出來,在韓德明舔著嘴唇的目光中,緩緩的坐到了後者的身前,舀起一顆梅子,慢慢的呈在了韓德明的面前問道:「想吃不?」

童年被毀系列,忍者神龜真人版又要回歸! 網友:畫個正常的神龜吧

6月2日,重啓版《忍神龜》CG動畫電影宣佈定檔2023年8月11日在北美地區上映,距離上一部2016年上映的《忍者神龜2:破影而出》已經過去了5年,續作也要2023年才能和觀眾見面。

作為全球最知名的動畫形象之一,忍者神龜自1990年以來推出了6部大電影,雖然神龜的造型有明顯瑕疵,但已經是集結了當年美國和香港最優秀的一批人才製成的了。 電影上映後首映賺得2500多萬,美國本土票房1.35億。 但預算只有1300多萬,這投資回報率給了製作公司很大的驚喜。

在大電影製作的空隙,《忍者神龜》還有一系列的動畫版、2007年的《忍者神龜TMNT》還請到了章子怡為其中的角色配音。 片中的大反派日本女忍者卡拉就是由章子怡獻聲。

2014年的《忍者神龜:變種時代》因為神龜們的外觀形象太過寫實,引發了恐怖穀效應,觀眾紛紛不買帳,甚至表示四個忍者神龜毀了自己的童年。

吸取上一部的教訓,2016年的《忍者神龜2:破影而出》中,神龜們的造型鈍感更加重,看起來動漫感更加强烈。 且隨著科技的成熟,面部表情做的更加細膩,能通過表情輕易看出四個神龜不一樣的性格特點。

在加上女主角梅根·福克斯的美豔亮相,2016年的忍者神龜總算給觀眾留下了些美好回憶。 5年前的梅根膠原蛋白滿滿,氣質成熟美豔。

新作2023年將和觀眾見面,4個懲惡揚善的都市超級英雄這次又要以何種姿態和觀眾見面呢? 希望製作方能看到網友的留言:畫個正常的神龜吧!

讓我們拭目以待。

而這個時候球場外的教練朴大樹也是對著他大喊道

「阿西吧!韓仲元你的對手只是一個初中生,你可是韓國隊的希望,NO.1!

你難道要讓一個初中生擊敗你嗎?你到底在幹什麼!」

聽到朴大樹的話,韓仲元神色一凝。

是啊,自己絕對不能輸,要是自己連一個初中生都贏不了,那就徹底身敗名裂了呀!

「喲,你還沒有覺悟嗎?看來我必須讓你認清一個現實呢。

那就是你在本大爺的眼裡,就是一條雜魚!」

聽到跡部囂張的話,韓仲元直接忍不住了。

嘭!

蘊含憤怒的一球,直接被他打出。

網球額速度極快,彷彿要消失了一般。

但是沒有絲毫作用,跡部再次揮動球拍。

「沒想到本大爺的第一個對手就這麼弱,真是沒挑戰性呢!」

此時網球再一次落地,不過這一次韓再秀看清楚了,他直接揮拍,但是揮空了。

網球再一次滑著地面飛了出去。

「R國隊得分,比分30-0!」

裁判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下周圍的觀眾再次震驚。

還是相同的回擊,但是韓國隊的韓仲元似乎沒有任何辦法。

這兩球再一次打臉韓國隊,韓仲元也沒有剛開始似乎的傲氣,因為他除了發球,連對面初中生的回擊都做不到。

連網球都摸不到,真是一種諷刺。

此時球場上只剩下了議論聲,而且還是議論跡部景吾的,這讓他很享受。

「這樣才是我的主場嘛,前面實在是太吵了!」

此時千夜雲川他們並沒有多大的驚訝,彷彿一切就該如此。

確實,跡部的實力很強,他現在雖然是接近職業級,可是並不是韓國隊的這幫雜魚可比的啊!

這不,接下來又是兩個唐懷瑟切球,直接拿下了對面的發球局。

輕輕鬆鬆就破了韓仲元的發球局!

「game,R國隊,比分1-0!」

當裁判的聲音響起了以後,馬上觀眾席上就響起了韓國隊粉絲的哀嚎聲。

「哦~~阿西吧!仲元歐巴加油啊!」

「你是最棒的仲元歐巴!」

………

此時他們正在給韓仲元加油,畢竟他們現在除了加油什麼都坐做不了。

這時候韓仲元的眼裡全都是不甘,而且臉色難看。

他被初中生破了發球局,而且一分沒有得到!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叫做跡部景吾的初中生這麼強?R國隊的初中生到底是什麼怪物?

他剛剛說他才是N0.12?前面還有十一哥比他強的?

他們真的還是初中生?」

此時的韓仲元迷茫了,他不敢相信啊!

畢竟發球局一分沒拿到,丟人啊!

此時的教練朴大樹已經面色難看到了極致,本來以為有十足把握的比賽,現在還是十足的把握。

十足的把握輸掉比賽!

這個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他接受不了。

「R國隊的實力起碼是世界前八,我們都失算了,我們可能會輸掉和他們的比賽!

真是沒想到,他們居然這麼強,隱藏得這麼深。

真是該死啊!」

現在朴大樹除了憤怒的大喊,好像別無他法,不甘心的模樣盡顯無疑!

沒多久,第二場比賽開始!

「砰!砰!砰!」

跡部把手中的網球一下一下扔出去,又收回了。

只見他停止了這個動作,然後優雅地把網球向上一拋,再揮動球拍,整個過程賞心悅目。

嘭!

只聽見一道沉悶的擊球聲響起,網球帶著強烈的旋轉和速度奔向了韓仲元的球場!

唐懷瑟發球!

網球直接穿過了韓仲元的防線,再次落到了底線處!

「嘭!」

然後直接貼著地面飛出了球場!

唐懷瑟發球要比切球更加快和更加貼著地面。

「該死!又是這種球!」

此時韓仲元面如死灰!

他知道他又要被拿下了!

果然!

「game,R國隊,比分2-0!」

裁判的聲音再次響起,跡部再次拿下這一局,沒有絲毫意外。

四個發球,兩分鐘結束!

快得讓人感覺到不真實。

「跡部很認真呢!」

這時候的手冢看著球場當中微笑的跡部,居然出聲了。

「是啊,他第一次登上世界的舞台,狀態很好!」

幸村精市在他的身邊,他們接下來就要上場了,他和手冢組成的雙打!

這可能誰都沒有想到,可是三船入道就是這樣安排了。

千夜雲川知道了以後都是直呼會玩!

立海大的部長和青學額部長組成了雙打,這是什麼神仙陣容?要是在網王裡面期待值肯定拉滿吧?

「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幸村!」

「是啊,接下來就到我們了!」

……

球場上此時跡部的身影在不斷閃爍,而對面的韓仲秀卻在不斷奔跑,他的額頭上不斷冒出汗珠。

跡部的每一次回擊它都能看到,可是他就是不能回擊。

「game,R國隊,比分5-0!」

沒多久,就已經到了賽末點。

此時的跡部渾身上下充滿著寒意,他的周圍開始變化,而韓仲元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這時候他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失誤一般,直接愣住了!

只見一根根冰柱出現在自己的周圍,他感覺到了一股股的寒意襲來。

「這是什麼?」

此時的跡部看著對面的韓仲元,面帶微笑

「看你這麼辛苦,本大爺就大發慈悲讓你看看眼界!

冰之世界!」

說完以後跡部整個人的氣勢猛然暴漲。

然後韓仲元就聽到了冰柱碎裂的聲音,他轉頭一看,冰屑翻飛,網球直接從冰柱裡面飛出。

他想要揮拍,但是卻驚恐地發現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只能看著網球不斷從自己的身邊飛過。

「這就是本大爺的冰之世界,你能見識到本大爺華麗的球技,也算是有幸了。

那麼結束吧!」

隨著又一跟冰柱的碎裂,網球的落地聲響起!

這場比賽結束了!

「比賽結束,R國隊獲勝,比分6-0!」

裁判的聲音響起,這場單打比賽結束,還是六比零碾壓!

此時比賽的觀眾席後方,有人聚集到了一起觀看比賽。

他們從開始的時候就來了!

但是並沒有人注意到他們,主要是他們都帶著口罩。

想想大姐懷孕,可開心了她!

「呵呵!你這,包的還不少呢?」

「四個孩子,加有欣和小霜,還有咱兒子,一人五千塊,算多嗎?像你,買個炮什麼的,十萬啊,真敗家!」

「嗯,我是敗家子嘛,不敗怎麼行?」

「你還貧!」

宋三喜笑笑,點了支煙,坐下來。

「壓歲錢,包來包去的,也沒意思。咱給明明她們包,林家兄妹又給甜甜和有欣包,來來往往,還不都大人的錢?孩子們,從小得培養正確的節日觀、金錢觀」

「喲喲喲」蘇有容翻着迷人的白眼,「你這還一本正經了?以前,誰把大姐夫給甜甜和有欣的壓歲錢都拿去輸了?沒壓歲錢,你能上桌子賭?」

「呵呵,以前是以前嘛,現在不會了。壓歲錢,真沒必要的。反倒是,成了大人之間攀比的工具了。萬一孩子們到學校里去攀比,顯擺,是不是不好?」

「這好啦,你說的什麼都對,行了吧?不包了!」

蘇有容把紅包往桌上一扔,坐到宋三喜對面,懶得包了。晉州。

一百多個百姓在十個西涼騎兵的押送下緩緩移動。

百姓的手腳被繩子捆住,赤著腳艱難前行。

有百姓走的慢了,西涼騎兵的鞭子便會落下來。

一聲慘叫,百姓的背後頓時冒出一道血痕。

「嗚嗚……」百姓中有人發出哭泣聲。

自從晉城陷落,他們就成了沒有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二百七十一章飛狐關 二狗吩咐完了,就和大黃領著狗狗們回去了!回到內院之後,那三個美女還沒有起床呢!昨天晚上看樣子是真的累了,畢竟只是凡人女子,就算是十七八歲最好的年齡,但是也經不起整夜的折騰呢!二狗因為是練氣五層的修仙者了,雖然外邊看起來瘦弱,但是真實體質比普通凡人不知道強到哪裡去了,所以根本覺不到累!

他沒有打擾三個美女的清夢!而是來到自己的懸崖密室進行修鍊了!這兩天被這三個美女折騰的將修鍊都中斷了,這還真是紅顏禍水!所以二狗可得抓緊修鍊,將這幾天落下的功課給補上呢!

修鍊到三個大周天以後,二狗覺得丹田鼓脹,就停止了修鍊,現在已經快中午了,二狗收功從懸崖上下來了,回到內院看到三個美女已經開始準備午飯了,她們疲憊不堪,心不在焉的在哪裡忙活,看她們走路的樣子,就知道她們受到的摧殘是多麼的厲害了!

二狗卻是精力充沛的來到她們身邊,她們看到二狗的時候也是眼裡放光,就跟看到寶貝一樣!雖然她們身心很疲憊,但是卻是從心底感覺喜歡!

「弟弟,我們早晨睡過了,沒起來,沒給你做早飯呢!我們都覺得不好意思呢!」翠霞說道!

「姐姐沒事!我以前在農村時候是個孤兒,有時候都一兩天吃不上飯呢!我都習慣了!現在一頓飯不吃根本不算什麼!」二狗說道!

「那怎麼行呢!你晚上那麼累!我們三個人都累!你自己能不累嗎?」美蓮說道!

「姐姐沒事,我出去看看,再說!」二狗說完就來到大廳外邊!

看到昨天那吃了「練氣麻精丸」的狗狗,今天可是大不相同了,不但有精氣神,而且昨天的毛皮黯淡無光,今天是油光錚亮呢!它正跟幾個狗狗在打鬧,跑起來數它跑的快!

二狗心裡有數了,這丹藥是有用的就好,至少自己吃也放心!二狗將那吃了「練氣麻精丸」的狗狗喚到身邊,摸了摸狗頭,體溫也正常,心跳也正常!二狗就回到內院!

「弟弟!快來吃午飯吧!」翠霞說道!

「姐姐!我昨天說要送你們禮物嗎!今天就給你們吧!」二狗說道!

「弟弟,什麼禮物啊!快拿出來我們看看!」美蓮說道!

「是一瓶丹藥!這瓶丹藥裡邊有幾十顆,我送你們一人一顆!你們嘗嘗!」二狗說道!

「弟弟你太小氣了,幾十顆就給我們一人一顆!」萊娣說道!

「我這丹藥每人一年就只能吃一顆!吃兩顆就會有問題!我怕給你們多了,你們吃多了,就壞了」二狗說道!

「奧!那弟弟你昨天怎麼不給我們吃呢!」翠霞說道!

「昨天我餵了狗狗一顆,我要看看它有沒有事!萬一狗吃了有時,我就不給你們吃了,那太危險了!」二狗說道!

「是嗎!弟弟你想的太周到了!我們遇到你,是八輩子修來的!」翠霞說道!

「姐姐!沒那麼嚴重!來,一人一顆!」二狗拿出瓶子,給她們每人放到手心裡一顆丹藥!

那三個美女不敢怠慢,將那顆綠色藥丸放到手心裡仔細觀察!只見這可丹藥通體碧綠,晶瑩剔透,就跟翡翠差不多,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東西!

「弟弟!這葯就跟翡翠一樣,我還真不捨得吃呢!」翠霞說道!

「姐姐快吃吧!你們如果怕這是毒藥的話,我先吃一顆你們看一下!」二狗說道!

「不不不!弟弟我吃!」翠霞直接將翡翠藥丸填到口裡吞掉了!

那美蓮還有萊娣兩個美女看到翠霞這麼直接,也是一句話不說就將丹藥吞掉了!然後閉著眼睛感受那丹藥的滋味!過了一會才睜開眼,一臉的舒暢之色!

「弟弟你這丹藥可真是美妙,吃了心裡暖暖的,昨晚上累的腰疼,現在也一點也感覺不到疼了!渾身說不出的舒服!」翠霞說道!

「翠霞姐姐,我的感覺跟你一樣!我最近還有點傷寒,怎麼也立刻好了呢!」萊娣說道!

「弟弟!你這丹藥可是神奇了!一定很貴重吧!」美蓮說道!

「我這是撿的!不過丟這個丹藥的人可是厲害!所以這丹藥應該很貴重!我給你們留著,以後每年都給你們一顆丹藥吃!」二狗說道!

「弟弟,你能不能現在再給我一顆呢!」萊娣說道!

「姐姐,你為什麼還要一顆呢!萬一你吃多了有什麼閃失,我可會傷心的!」二狗說道!

「我,我,我被牛霸天搶來的時候,母親已經有腰疼病很多年了!我想給她一顆丹藥吃!我以後不能在她身邊照顧她了,我要永遠在弟弟身邊呢!」萊娣流著淚說道!

「好吧姐姐!等過幾天,我們這裡沒有什麼事了,我和你回家一趟,我親自給你母親送去好吧!」二狗說道!

「這謝謝弟弟了!」萊娣竟然「撲通」直接跪倒在二狗的身前!

二狗嚇了一跳,立刻也跪在萊娣的跟前,兩個人互相跪在一起呢!

「好了!你們!到時候我們一起去你家,看望我們的母親,你倆快起來吧!這樣成了夫妻對拜了!」翠霞說道!

看到二狗跪在自己身邊,那萊娣很是自責,立刻站起來,將二狗拉起來,然後破涕為笑了!

現在三個人吃了練氣麻精丸之後,藥效立刻展現出來了,她們已經渾身沒有不舒服的地方了,只覺得渾身舒泰,翠霞立刻精神百倍的給二狗盛飯,四個人圍在一張桌子上,將最普通的飯菜都吃的津津有味呢!

飯後二狗領著大黃還有十幾條狗狗去大營看看那陷阱挖的怎麼樣了!果然有一百多壯丁在哪裡挖陷阱,挖的陷阱都得一丈深,然後裡邊布置了尖銳的竹籤,這個竹籤可不是牙籤,它都是用一根竹子斜著削成的,有七八尺高,埋到土裡兩三尺,外邊露出來五尺,一個陷阱裡邊都得七八根竹籤,如果人從上邊掉下來,非得將肚子給刺破不可!

這陷阱外邊用樹枝還有細土覆蓋了,根本就看不出來,但是踩上去那細樹枝可承受不住一個人的重量,掉下去必死無疑,除非他們有二狗穿的飛天靴!

那牛霸天正在指揮那些壯丁在那進出小碼頭的水路上,已經布置上了木樁,這木樁很粗很結實,都是用槐樹製作的,被他們給用大鎚給打進河床里,船隻要是進來可得在這木樁里穿行很久,白天還好說,晚上視線不好弄不好就被木樁給掛住了,說不定就把船給撞壞了,這樣的話就算官兵從大門衝進來,也不能直接到達碼頭,就可以在水裡將他們困住,土匪也是怕官兵,所以這保命的東西他們也不敢馬虎呢!

牛霸天看到二狗過來巡視,立刻就要過來陪同視察,二狗卻朝他拜拜手,示意他不用過來,然後回頭就領著狗狗們離開了!

人多力量大,那幾百丈的石頭寨牆都快合攏了,現在又余出來許多人在修第二條防線的射擊瞭望高台了,這射擊瞭望高台都是用石頭修建的,初步計劃要修到十丈高,底部三丈方圓,上方是兩丈方圓,中間有一個五尺方圓豎井,裡邊有腳洞可以踩著爬到頂部的瞭望堡裡邊,這瞭望堡裡邊可以待五六個人,不但可以瞭望,還可以儲存弓箭,對敵人進行射擊!

這幾百丈的距離,有十幾個瞭望堡就能控制住了,如果在瞭望堡之間再修建一道高高的石頭寨牆,那可就是第二道防線就形成了,到時候不要說兩千人攻擊了,就算是兩萬人攻擊,只要弓箭充足,也是不懼的!當然這是后話了,現在才剛給這瞭望射擊堡打地基呢!

看來那牛霸天和李四水也是在分工指揮,一個指揮白天的,一個指揮晚上的,這樣也好防止土匪們沒有主心骨,現在白天土匪們是不多的,大部分都睡覺去了,晚上土匪多是為了防止敵人夜襲呢!

這時的瞭望台有一百多壯丁在用巨大的青石條打基礎,看守的土匪只有十多個人,還分散在四周,二狗領著狗狗們過來視察的時候,老早就看到幾個壯丁在使眼水,二狗的眼力可不是這些凡人能夠比的,他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在四周看!

「這個遛狗的就是這運河幫土匪的頭,我們就要制住他,弟兄們上!」一個四十多歲的壯漢高聲呼叫!

與此同時那一百多人立刻呼應,有的拿著大鎚,有的拿著撬杠,有的拿著滾木,還有的直接摸了兩塊石頭就像二狗衝過來了,他們的目標當然就是二狗了!

二狗身邊的大黃立刻領著十幾條大狗將二狗保護在中間,對著那七八十人「旺旺」直叫,向他們示威呢!

好在現在二狗隨時將弓箭帶在身邊,只是鐵箭帶少了,只有十隻而已,二狗直接拉弓對準那些暴徒,那鼓動暴亂的壯漢現在卻躲在人後邊了,二狗一箭射出,將最前邊的暴徒直接撂倒!

這時候暴徒們突然飛來了十幾個石頭塊,將狗子打傷了兩隻,二狗怒了,拉弓搭箭,這次是三隻箭,直接將那幾個扔石頭的暴徒給來了個透心涼!

二狗在狗狗們的掩護下,一邊撤退,一邊射箭,退出去二十多丈,就將那群暴徒給射死了八九個個了,自己這邊有四五隻狗狗受傷了,十幾個土匪看守卻抱團在一起,不知所措了!

遠處的牛霸天卻站在一個木樁上看熱鬧!牛霸天的一舉一動卻也卻也沒有瞞過二狗的眼睛,他心裡想的啥,二狗都能猜到!他一定是想看看這群暴徒能不能將自己殺掉!然後自己再鎮壓暴徒!這樣的話,這運河幫又是他牛霸天的了,

這時候大黃被飛石嚇壞了,領著十幾條狗狗四散逃竄去了!二狗也沒有了箭,卻急急忙忙的向牛霸天的方向跑去,那牛霸天領著三十多人卻在木樁上看起熱鬧來了!當他看到二狗的狼狽模樣時,嘴角露出一起嘲諷!

二狗匆忙狼狽的跑到水邊了,那牛霸天在一條船上還在指揮打樁呢,後邊的暴徒卻往這沖!

「牛霸天,快來救我!壯丁造反了!快啊!」二狗一邊狼狽的跑,一邊對著船上的牛霸天喊道!

「我的馬幫主!我現在自身難保怎麼救你!你還是自求多福去吧!哈哈!」牛霸天笑著說道!

看到二狗的狼狽不堪的樣子,牛霸天終於笑了!這是他這些日子唯一的一次笑容!隱忍這麼多天後終於揚眉吐氣了,沒想到是這幫壯丁給自己出的氣呢!

眼看著自己的幫主之位也回來了!奪妻之仇也要報了!他昨天就看出來二狗將他的三個最美的壓寨夫人給睡了,但是他就是沒有發作!沒想到今天就報仇了,這叫現世報來的快!

「牛霸天!早知道你這麼無情,我當初就應該殺了你!」二狗有氣無力的跑著說道!

「我的耳朵被你這個狗東西給割了,這個仇我隱忍多日了,沒想到昨天你又將我的最美的三個壓寨夫人給睡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所以現在你活該!」牛霸天狠狠的說道!

「我死之前給你帶了綠帽子!你就是個綠頭烏龜了!哈哈!」二狗一邊罵著,一邊跑遠了!

「給我殺了他!殺他的人獎勵一百兩黃金!」那牛霸天氣的直跺腳,狠狠的喊道!

那群暴徒一聽一百兩黃金,立刻來了勁頭子,飛蝗般沖向跑遠了的二狗!

二狗步履蹣跚的奔向寨牆,那寨牆上的土匪竟然對著二狗射箭了,二狗只能又奔向那已經打滿木樁的水道,也就這裡能通往寨牆外邊了,雖然那出口處有鐵蒺藜,但是還是有可能穿過去的!

二狗幾步跑進那水裡!這水,很深幾步就齊腰深了,那些暴徒追上來,將木棍石頭紛紛扔到水裡的二狗有幾塊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二狗的背上,二狗直接走了兩步就沉入水底了!過了一會水裡冒出一片血污!

這時候那牛霸天卻領著三四十個人趕了過來,看到河道里的血,卻高興不起來!

「你們這些蠢貨!怎麼能讓他跳進河裡呢!這光看到血有什麼用,我要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們給我下水打撈!」牛霸天氣急敗壞的罵道!

「幫主!估計那小子應該是被石頭打死了,要不然這麼一會了,還不憋死了,他要是活著他一定會上來換氣的!」一個土匪說道!

「我們打了那小子五六塊石頭!不死也得殘廢」一個暴徒說道!

「麻蛋!這小子本事不小,你們將這水道封鎖住!然後用網打撈一下!最好讓我見到他的屍體!」牛霸天說道!

「是的幫主!我們這就去辦!」一個手下說道!

「你們五十人留下打撈封鎖!其餘的人跟我回去先將李四水給抓起來!」牛霸天說道!

牛霸天說完那可是群情激奮,那牛霸天一看自己的威望還在呢!立刻又來了精神,將二狗的事先放下,接著就領著一百多人去捉李四水去了!那寨牆上的還有各處巡邏的土匪也紛至沓來,加入到討伐李四水的隊伍當中來了!

一時間迅速就聚集了二百多人了,二百多人一半是牛霸天的老部下,一半是那壯丁,他們迅速衝到土匪們居住的地方,將李四水的小組給保圍了!

這李四水小組現在大約有一百多人,還有今天剛招的將近一百人,沒想到那李四水也不是善茬子,他竟然在外邊留著暗哨,看到牛霸天來了,立刻就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不一會兒李四水竟然領著一百多人手持兵刃沖了出來,本以為是官兵來了,一看卻是牛霸天帶人來了!

「李四水!還認我這個幫主嗎!我牛霸天又回來了!」牛霸天說道!

「怎麼!你這是反了嗎!我看那馬幫主年紀雖小,但是氣度不凡,是能成大事的料,你反了也是小肚雞腸!成不了氣候」李四水說道!

「我牛霸天回來,只是奪回我的運河幫!這運河幫本來就是我的!」牛霸天說道!

「牛霸天!你回來還能怎麼滴!以前是你的,你還怎麼來,不也是在官兵手下委屈吃癟嗎?就你那思想根本不可能將運河幫做大!你只顧自己享受不管手下弟兄們的死活,你看看那馬幫主,一來就帶領弟兄們將城主府給壓下去了,這就是本事,不服不行!」李四水說道!

「但是我已經將他殺了!餵魚了!你心目中的小天才已經被我們亂石打死了!今天你不投降,你也是一死!跟著你的人也是一死!你們聽到了嗎!現在來到我這邊,我們既往不咎!」牛霸天喊道!

「有點血性的就不要過去!大不了一死!你們過去牛霸天小肚雞腸能放過你們嗎?」李四水說道!

「我數一二三!你們不過來,就別怪我不講兄弟情分了!一……」牛霸天高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