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月份: 2022 年 3 月

姜翊呆愣半天,笑罵道:「人都說爹是老狐狸,你就是咱家的小狐狸,油嘴滑舌的小狐狸!」

「三哥哥,我下午跟張木槿約好了喝茶看戲哦!」

「……」

姜翊忙湊過去,「妹妹在哪裡喝茶呢?要不要把茶樓包下來?畢竟茶樓人多眼雜的,妹妹是個尊貴人,清清靜靜的喝茶才好。」

「包茶樓?那多費錢啊,這次我可花了不少錢。」

單是那些遍布全城的小傳單,就花了她一大筆錢。

姜翊忙笑道:「以後妹妹出去喝茶聽戲,費用哥全包了。」

「哥哥放心,我會在未來嫂子面前多說你好話的。」

……

回到城裡,滿天滿地的小傳單已經不見了。

大部分都被百姓們撿走了,還剩下一些的也早就被京兆尹府的官差們處理掉了。

畢竟事關太子聲譽,事關皇家體面,任由這種東西落在街頭,肯定是不行的。 「老公,你回來了?」

蕭何回到家裏,沈溫婉立刻撲了上來!

她身體是那麼柔軟,也是那麼的飽滿,突然接觸蕭何,差點讓蕭何直接噴鼻血!

「老婆,你別這樣,營養跟不上!」蕭何笑道!

沈溫婉立刻放開了他,然後氣鼓鼓的看着他:「我都擔心死了,你還跟我開玩笑!」

蕭何笑道:「我這不是沒事嗎?不用為我擔心!」

「蕭何,昨天你幹什麼了?」一聲怒吼,打破蕭何和沈溫婉之間的溫馨!

宋藍芝氣沖沖的朝蕭何走了過來,指著蕭何鼻子怒吼:「快說,昨天你幹了什麼壞事?為什麼會有特警來抓你?」

蕭何淡淡笑道:「警察局搞錯了,把我當成了犯罪嫌疑人!今天早上弄明白后,就把我放了!」

宋藍芝一臉狐疑的看着他:「你沒騙我?」

蕭何笑道:「我要騙你,我怎麼可能會被放出來?」

宋藍芝點點頭,相信了蕭何的話,轉身走了!

「今天神醫大會,老婆,你跟我一起去,看你老公如何得冠!」蕭何又笑着對沈溫婉道!

「好!」沈溫婉沒有拒絕!

畢竟這關係到她公司的生死存亡!

蕭何要是能奪冠,就能拉來投資,盤活她的公司!

咚咚咚……

卻在這時,突然有人敲門!

蕭何去打開,沈向軍一群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爺爺……你們這是怎麼了?」

沈向軍一群人,每個臉上都掛着笑容!

特別是沈向軍,像是年輕了十歲一般!

比以前都還要精神!

看他們這副模樣,蕭何其實心裏早就猜到,肯定是他們的資產解封了!

但蕭何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這般詢問!

「蕭何,謝謝你!」沈向軍對蕭何道:「沒有你,沈家的公司,就不可能解封,凍結的資產,也不可能還給我們,還有那些別墅,豪車……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說到後面,沈向軍已經泣不成聲!

如果沒有蕭何!

他們沈家一群人,真的是要流浪街頭了!

「小事而已,不用道謝,我們是一家人!」蕭何淡淡笑道!

「廢物,誰跟你一家人?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啊!」沈明,沈龍,沈志文幾人走了進來,臉上都是譏諷之色!

「爺爺,都跟你說了好幾百次了,我們沈家的資產被解封,肯定跟蕭何這個廢物沒有關係!你幹嘛還要謝他?」

「沒錯,他就是一個沒用的廢物,就只會吃軟飯!」

沈志文這幾人,說話太難聽了!

蕭何微微皺起眉頭,應該在讓他們多吃一點苦頭的!

「住口!」沈向軍回頭大聲吼道:「不是蕭何幫我們,那是誰幫我們?你們一個個,還有沒有良心?沒有蕭何,你們全都睡大街了!」

沈志文幾人反對道:「爺爺,話不能這樣說!都是因為蕭何得罪王家和謝家,我們才會被連累!所以我們根本沒必要感謝他!」

「還有,您老是說他幫我們……他到底幫我們什麼了?你讓他說出來啊!?」

「他根本就什麼都說不出來吧!因為他就是一個沒用的廢物!」

沈向軍轉頭跟蕭何道歉:「蕭何,你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爺爺替他們向你道歉!」

「爺爺相信你,肯定是你幫我們沈家渡過難關的!只是,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蕭何淡淡笑道:「這還不簡單,把王家和謝家的人全部打一頓……打的他們聽話了,自然就不會在跟沈家為敵!」

沈向軍微微皺眉!

他那般袒護蕭何,蕭何是在拿他尋開心嗎?

王家和謝家的勢力,何其強大!

蕭何一個人,能把他們打聽話?

開什麼玩笑!

「蕭何,為人要誠實一點……」沈向軍又語重心長的對蕭何道!

其餘沈家的人,自然又開始嘲諷:「爺爺,看吧!我們沈家脫困,跟他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他除了滿嘴跑火車之外,根本就不會幹別的!」

「廢物,別在我們沈家吃軟飯,趕緊滾出家門!」

沈家的人,氣焰十分囂張!

之前蕭何跟沈家有約定,他如果幫沈家解決麻煩,沈家就承認他是沈家的女婿!

如果解決不了,他就要滾蛋!

而現在,沈志文這些人,顯然是想利用這個約定將蕭何趕走!

無奈嘆了一口氣,蕭何只能編造一個真相了!

「爺爺,剛才說的都是騙您的!王家和謝家,之所以放過我們沈家,是因為我昨天碰巧救了一個人!」蕭何笑道!

「誰啊?」眾人都一臉好奇的看着蕭何!

「黃煙煙!她父親叫黃龍溪,聽說王家和謝家找我們麻煩,就去找那兩個家族談了一下,然後他們就放過了我們沈家!」蕭何笑道!

「黃龍溪?」沈家眾人,聽到這個名字,臉上都露出吃驚神情:「可是北方那位,號稱石油大亨的黃龍溪?」

「應該就是他吧!」蕭何笑道!

「原來如此!」沈向軍點了點頭,他一臉鄭重的看着蕭何:「我沈向軍說話算話,從今日開始,你就是我的孫女婿,誰要再敢說讓離開沈家的話,我就拿龍頭拐杖砸死他!」

沈志文幾人聽到這話立刻不幹了:「爺爺,您是不是太倉促了?蕭何不是說了嗎?救我們的是黃龍溪,不是他……他沒資格當我們沈家的女婿!」

「走!別在這裏讓人厭煩!」沈向軍將沈家一群人全都趕走了!

……

「老公,警察局那麼快放你,也是因為這個黃龍溪嗎?」沈溫婉走了過來,好奇詢問蕭何!

「對啊!老婆,你太聰明了!」蕭何笑道!

「那個法刀是什麼東西?」沈溫婉又一臉好奇的詢問!

「就是一把普通的刀!本來我是想讓蕭蝶劫獄的,哪裏想到,黃龍溪先一步動用關係把我放了出來!」蕭何開始胡扯!

也不管沈溫婉相不相信!反正不能讓她知曉法刀究竟為何物!

「老婆,不要耽擱了,我們快去葯街參加神醫大會!」蕭何開始催促,沈溫婉點點頭!

路上!

蕭何開車!

突然,他感覺到一股殺氣!

他急忙看後視鏡!

後面跟着十幾輛車,其中一輛,天窗已經打開,有人架起一挺重機槍,槍口對準了蕭何和沈溫婉開的這輛車!

着筆中文網 那少年目光冷冽,面容冷峻,整個人渾身上下都透出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跟駱鳳羽一樣,他的身側也跟了不少隨從,個個彪肥體壯,腰間掛著佩刀,一看就是練家子。

即便他換了行頭,改了身份,駱鳳羽仍然一眼就認出來了,他是阿越,那個賭氣一走了之至今杳無音訊的臭弟弟阿越。

看樣子,他已經順利認了親,搖身一變成了北慶的皇子了。

駱鳳羽不由得苦笑。

原來,兜兜轉轉,到頭來他還是回到了北慶,做了北慶的皇子。

可他為何也來了東陽城,目的何為?

駱林越的突然出現,實在大出駱鳳羽的意外。

看著他們一行進了對面的客棧,駱鳳羽才收回視線,心裡卻再無法平靜了。

紅姑看她面色有異,不由問道:「怎麼了?」

駱鳳羽忙道:「沒什麼,讓我想起了在酉城的日子。」

「阿羽,凡事要向前看啊。」紅姑道,以為她還有心結,勸道:「雖然我不知你父親當年為何要離開皇宮,也沒有回去駱家,一走就再無音訊,但他現在已經不在了。終歸,你已經回到駱家,有你父親的玉佩為證,又有太後為你做主,你的身份毋庸置疑,誰也休想從中作梗!」

駱鳳羽莞爾一笑,當然不會去解釋什麼。

此事不便讓紅姑知曉,也不能讓姚力去打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