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作者: huangtangfenju

「走吧!對了,你今天不回去了吧?」趙珍妮突然問道道。

覺得自己有所指,趙珍妮解釋道:「我是說晚上開車不安全,我還沒有好好地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呢?」

「別想那麼多,我們回去吧?時間長了,他們會找來的。」夏凡塵說道。

「你怕他們看到與我在一起說不清楚?」趙珍妮心中一緊說道。

「沒有,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他們都知道的。」夏凡塵說道。

「普通朋友!有用自己的命去保護普通朋友的人嗎?」趙珍妮眼角不爭氣的流出了眼淚,聲音哽咽的說道。

「怎麼沒有,我不就是嗎?」夏凡塵笑道。

拉開走廊的玻璃門,夏凡塵邁步走了出來,趙珍妮擦去眼角的淚水,緊緊的跟了過來。

看到走廊里的人群,夏凡塵停下了腳步。

「大臉妹,這是怎麼了?」夏凡塵看到大臉妹和李紅被圍緊走幾步說道。

大臉妹和李紅還沒說話,愣愣的看着夏凡塵身後的趙珍妮,趙珍妮一邊脫掉身上的風衣,一邊說道:「走那麼快乾什麼?你的風衣也不要了嗎?」

然後,趙珍妮就驚呆了。

她看到走廊里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包括她父親繼母。不光看着他們,眼神都不正常。

「你們……你們兩個怎麼在一起?」梁紅蓮問道。

趙珍妮臉色一紅,無法解釋,事情肯定是越描越黑。

趙珍妮狠狠地瞪了一眼夏凡塵,把風衣扔給他,走到母親身邊說道:「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還不都是因為你,你趙飛弟弟和趙魁跟夏凡塵的人打起來了!」梁紅蓮指著大臉妹和李紅說道。

「夏先生,很高興再次見到你,有時間嗎?我請你喝一杯?」劉亮地上前握住夏凡塵的雙手激動的說道。

「劉隊長好,沒想到還驚動了你的大駕。明天吧!今天有點晚了,你看這還有一攤子事情沒解決。」夏凡塵笑道。

自從兩次接觸到夏凡塵,劉亮就知道夏凡塵是自己的福星,大巴車上的制服劫匪,沒有發生人命,讓劉亮省去了很多麻煩。

跟着龍小燕行動,逮捕高家,沒有發生意外,讓他立功受獎,局長已經跟他談過話了,過了年就能提副局了。

後來聽同事說起尚東市滅掉地痞田波的事情,又是一個叫夏凡塵的人參與的,就更加敬佩夏凡塵了。

剛剛聽說夏凡塵在高速上飛身救人質的壯舉,沒想到風雲人物突然之間就站到了自己的面前,讓他不激動都不行。

現在見到夏凡塵,劉亮當然激動了,邀請夏凡塵吃飯,也就非常的正常了。

當夏凡塵答應明天吃飯時,劉亮激動地差點流出眼淚來。

「夏先生,你看還需要我幫忙嗎?」劉亮問道。

「就不勞劉隊長的大駕了,幾個人喝多了耍酒瘋,都是小事情。」夏凡塵說道。

「那好,我們這就回去,如有需要,夏先生只管打我的電話。」劉亮說道。

「我記下劉隊長的手機號,以後少不了要麻煩劉隊長!」夏凡塵說道。 因為得到『采和』這個道號,讓曲江的思緒一下子就亂了起來。

說起來,他所居的玉順山也屬於藍田縣。

要是今後他向外人介紹時,用句「貧道乃藍田縣采和道長」會不會逆天改命呢?

不過,曲江也只是在心裡想想。

畢竟,那傳聞中八仙之一的藍采和,可是一位似狂非狂的行乞道仙。

曲江覺得,只要他守好自己的小廟,還落不到沿街行乞的地步。

或許因為有這件事分心,曲江這一路上並沒想著逃。

而景先老道也這道號的事給徹底定下了。

只見景先老道用大法力,在他的受籙法印與度牒上都刻錄上了『采和』這個道家真名。

從此他也是可以領祿米的道家之人了。

也不知道那些祿米夠不夠他吃。

如果每月都能有些餘糧的話,收集靈獸的事也能提上日程了。

說起來這崔家的影響力還真了不得。

本來他以為崔家只是從玉順山上抓了些道士與僧侶。

但當他到了崔府才發現,但凡有些名望的修士,全都被崔家給強行請了過來。

或許是為了立威,此時崔府的議事廳外,擺放著三具道人打扮的死屍。

要是曲江沒猜錯的話,這三人應該屬於那種本事不濟,還心氣特別高的存在。

景先老道從入了崔府後,就再未言一語。

倒是李玄時不時的會提點曲江兩句。

見李玄能將崔府的布置及格局說的有板有眼的。

曲江倒是有些相信他出身關隴世家了。

而在場的修士,都知道崔家那些破事。

所以,趁著崔氏中年未到,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商討起該如何應對。

當然,沒人來找曲江談論這些。

倒是有不少坤道,借著談論的由頭,來與景先老道攀交情。

別說,其中還真有幾個長得不錯的。

他這便宜師父倒也沒有厚此薄彼,與一群坤道談的十分開心。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他們足足在這議事廳里待了一個多時辰,崔氏中年才帶著那崔禮姍姍來遲。

此時的崔禮已經無法正常呼吸了。

雖然努力的大張著嘴,但臉已經略顯青紫了。

「還請眾位高人施展手段。」

崔氏中年雖然只說了這麼一句話,卻讓整個議事廳再次變得寂靜。

同樣沒有人願意出手相助。

為此,崔氏中年的臉色也跟著黑了幾分。

大家就這麼僵持著!

最後還是崔氏中年敗下陣來,開口道:「請眾位高人隨我入府庫選寶。如能救治小兒,臨別前可再入我崔家府庫一次。」

曲江一直跟在景先老道身後。

雖然心裡已有準備,但當他進入崔家府庫后,還是因那些奇珍異寶給整懵了。

曲江不懂這些。

所以,他的那份是景先老道幫他選的。

說起來也怪。

景象老道放著那些明珠玉器不選,居然幫他選了團纏在一起的枯藤。

而老道自己,則選了一塊赤紅的石頭。

曲江當然不會在此處詢問那團枯藤的來歷。

又打量那府庫幾眼,就主動退了出來。

還好,崔氏中年並沒有為難他們師徒兩個。

而是等眾人都選好了寶物之後,舊事重提。

拿人手短!

如今總算是有人願意出手了。

符籙、誦咒、喂丹藥…

大家所施展的手段雖然千差萬別,但大多都是為那化作血繩的冤魂,減輕罪業的。

曲江本想著隨個大流,送出枚木符了事。

但他那份景先老道卻幫他出了,是一張療傷符。

藉此了結了他與崔家的因果。

估計是被崔家的寶物給迷了眼。

幾個心志不堅的傢伙主動的投靠了崔家。

幫著崔氏中年,辨別起了符籙、丹藥的種類。

還好!

還好,景先老道送出的符籙沒有問題。

要不然以崔家這跋扈的性子,這事怕是難以善了了。

這崔氏中年倒也是個果斷的。

打殺了幾個陽奉陰違的修士,就將他們這些出工不出力的,全都趕出了崔府。

如今正直午夜,他們這一出府,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好在那些守城的士兵都很貪財。

大家湊了些銀錢就主動幫他們開了城門。

「乖徒弟,這趟咱們來的值啊!」

見景先老道這麼說,曲江不由好奇起來道:「師父,可是那塊赤紅的石頭有神異?」

「呵呵,一塊凡品的雞血石罷了,拿回去也只能刻枚法印。真正寶貝的是為師幫你選的那節仙藤。如若老夫命看錯,那是萬年難遇的乙木須彌藤。隨為師回道觀!老夫將這仙藤幫你煉製成法寶粗胚。等你築基時,就能將其祭煉成自己的本命靈寶了。」

曲江一聽這話,心中不由大喜。

《上清五靈真決》上有煉製本命靈寶的法門。

但靈材難尋,曲江到現在都沒敢想這方面的事。

「雖然我詢問過的所有人都覺得他應該是驕傲的,包括我自己,但同時,所有人都很難從他身上感受到任何傲氣,他似乎永遠都是一個非常普通而平和的年輕人。對於這一點,他女友珍妮的一些話似乎能解釋片許:他是個驕傲到已經不屑於驕傲的傢伙,好像另外一個世界的神,突然降臨人間,來征服世界。」

「於是我問他,西蒙,你是神嗎?」

「他說不是,他是人。一個男人,喜歡女人。」 李聞跟着露琪亞走到最開始見面的庭院處,這裏的珍稀植物,他還是一個都不認得。

好在,他也不需要認得全部,露琪亞指了指一株像燈泡一樣的植物。

這種草的模樣,和那種學慣用的燈幾乎一樣,燈泡就是它的花苞。

聽完露琪亞的解釋,李聞終於知道這株植物的名稱,霧虛草。

雷螢術士指揮雷螢的必要物,就是由霧虛草製作的香包,有這個,雷螢才會親近你,聽從你的命令。

「我有個猜想,你先試下釋放雷電到手心。」

李聞聽話地在手心釋放雷電,而露琪亞打開了庭院裏的燈籠,放出了四隻雷螢。

按照本來的情況,它們應該是飛向霧虛草,吸取香氣的,但卻全部都飛到了李聞的手心上。

它們在吸收李聞手上的雷電,雷螢不是元素生物,無法免疫雷電傷害,所以也沒太靠近,在不遠處停留。

李聞也明白了露琪亞的想法,如果說霧虛草是致幻劑,那麼李聞體內的純粹雷電,就是提升實力的天材地寶。

快樂是一時的,變強是永久的,生物的本能,讓雷螢首選了最優解。

四隻雷螢圍繞着李聞手心,像丘丘人圍着火堆一樣。

說實話,雷螢的樣子不算好看,加上遊戲中的噁心機制,讓李聞不太感冒。

但可能是前世養狗的經歷,作為飼養員的感受,讓他對這種生物產生了些好感。

「怎麼樣,喜歡么?」

「不排斥…」

李聞的誠實,讓露琪亞笑了笑,她當時第一次看到這種生物,也是覺得好醜。

「那這些都是你未來的夥伴了。」

露琪亞一推,把燈籠推到李聞面前,雷螢的質量不低,是有一個老牌的雷螢術士培育的,不會有那種營養不良的。

但李聞搖了搖頭,拒絕了這個燈籠,他覺得太大了,忍不了。

獲得雷螢,目的說到底只是為了增加一個偵察手段,在加點輔助攻擊的手段而已。

沒必要那麼多,李聞只需要一隻,手心裏的雷電消失,四隻雷螢圍在了李聞周圍。

他選擇了一隻吸收程度最高的,用交流電開始溝通。

溝通過程很順利,雷螢也只有八、九歲的智商,在他承諾給雷電餵養之後,很快就答應了。

得知了李聞的要求后,露琪亞讓僕從去倉庫拿來了一個小燈籠,大小與玉佩差不多,夠一隻雷螢藏身。

李聞沒有急着將雷螢收進去,現在信任還很脆弱,見面沒多久就將雷螢扔進燈籠里,不太好。

李聞學習雷螢術士的課程意外的順利,露琪亞本來預定在三天內完成的內容,基本到了最後一步。

提純跳過,養殖霧虛草也跳過,雷螢術士的基礎都不用學,他都已經具備了更好的條件。

直接跳過了兩個環節,露琪亞將李聞帶到了一處空曠的訓練空間,這裏的牆壁都是由絕緣體構成的。

看到這個情況,李聞以為會是技能指導訓練,卻沒想到露琪亞開始脫起了衣服。

厚重的風衣背後,只是一條小背心和長褲,顯露著露琪亞身上的人魚線。

露琪亞有肌肉,但不是那種嚇人的金剛芭比,而是更有比例,更加優雅的。

她摁了摁指關節,發出咔噠咔噠的聲音,對着李聞發出了核善的微笑。

怎麼有種那時候魈的味道,露琪亞現在絕對是在報復吧,是因為他之前的天資,引起了露琪亞的羨慕吧。

和露琪亞接觸過一會,他知道露琪亞不是那種只會嫉妒的人,只是可能之前的凡爾賽,引起了不爽。

「來,讓我看看你的發育正不正常啊。」

要素察覺,李聞剛想定神捕捉露琪亞的身影時,她已經消失不見,轉瞬,來到了李聞面前。

「露姐,不要啊!」

十五分鐘后,露琪亞拍了拍手,李聞躺着地上,眼裏是生無可戀。

沒有長槍,他的近戰水平被吊著打,終究是術有專攻,露琪亞的近戰肉搏太強了。

換上長槍也很難分出勝負,兩米外,李聞勝率高,而兩米內,就是露琪亞的勝率高。

雖然被揍了一頓,但露琪亞下手有輕重,沒有受到什麼大傷害,最關鍵的是,心眼的進度又提高了不少。

在剛剛戰鬥中,李聞根本跟不上露琪亞的速度,兩米外還有準備時間,但兩米內是根本反應不了。

因此,他的精神力更加集中,先前在螭試煉中,精神力被反覆擊碎重塑,韌性更加強大了。

只是現在還是不會動用這強大的精神力,要繼續經歷幾場戰鬥才可以。

李聞站起身來,看着露琪亞,眼裏是再來一次的戰意。

「你怎麼和阿賈克斯那孩子一模一樣。」

露琪亞搖了搖頭,反而讓李聞靜下心來,在腦海中想像剛剛的戰鬥。

李聞是很聽老師的話的,怎麼教人,導師比你更清楚,更別說露琪亞這種半輩子都在戰鬥中度過的人了。

他盤膝而坐,在腦海中觀想剛剛的一切,身體表面閃爍著雷電,試圖抓住那種感覺。

十分鐘后,起身搖了搖頭,還是有難度的,不過靜下心的效果確實比繼續戰鬥好多了。

心眼這種細緻操作的技巧,很難短時間學會,突然頓悟就有可能。

露琪亞接下來便開始教導雷螢術士的技能,與雷螢的合擊、天雷、雷電護盾等技能。

李聞在這方面倒是很有天分,可能是體內的雷史萊姆發揮了作用。

雷螢是如臂使指,很聽話,畢竟李聞還是個管飯的飼養員。

天雷和雷電護盾也因為體內的能量巨大,匯聚起來更方便,就是有點難控制,不能準確命中目標。

訓練的時間過的很快,今天的收穫巨大,獲得了不少雷系技能,多數都是脫手的,很方便。

唯一可惜的一點就是心眼,這段時間要在這裏下一點苦功夫了。

今天的課程不算累,心情不錯的李聞親自去了廚房下廚,與至冬國完全不同的菜式,讓露琪亞讚嘆不已。

「好香的味道。」

一天不見人的阿賈克斯這個時候過來了,又不能趕他走,李聞轉身進廚房,拿了碗筷。

將筷子遞給了阿賈克斯,他有點欲言又止,但還是接了下來。

過了一會,阿賈克斯仍然是拿着筷子,以一個很奇怪的姿勢握著。

「那麼…沒有刀叉么?」

「你不會用筷子?」

「是啊,哈哈哈。」

「我教你,以後到了璃月就要用筷子了。」

果然教外國人用筷子是件很難的事情,教了好幾遍仍然是一幅奇怪的姿勢,握又握不緊,夾也夾不到。

李聞只好回到廚房裏拿出刀叉,旁邊的露琪亞正在一臉笑意地看着,雖然眼瞎,但是心眼能看到的。 謝錦書裝了一波傻:「什麼帖子?」

她四哥這回絲毫不給面子:「你又不是流量明星,隨便發個朋友圈微博,都能被營銷號盯上,全網推送還上了熱搜?」

謝錦書辯解道:「我真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信你個鬼!」

「你不信就算了,我發自己社交圈還有錯嗎?」她冷冷道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好看。

謝容桓放下手中的平板,怒道:「你現在可真是飄了,八字還沒一撇的事情,你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以後怎麼收場?」

管他以後怎麼收場呢,反正現在她是被江爺爺承認了,那麼以後事情不管變成什麼樣,責任都不在她這一邊,她只要率先掌握話語權就好,這是沈卉教的。

顧念當初明明是正妻還被一個小三的粉絲瘋狂追着罵不就是因為沒有掌握話語權嗎?

謝容桓眉眼裏升起星星點點的怒意,他總覺得自己這個妹妹這幾個月來似乎變得越來越有些陌生,以前的她是萬萬不會這樣的。

他冷冷道:「謝錦書,你最好給我低調點,娛樂圈玩得那一套你也想拿來用,你是多沒底氣啊!」

這句話真是戳到了小公主的內心,她就是沒有底氣,才會想要先把握住話語權,借用輿論的力量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孤單,不然到時候好處都給顧念佔了,她什麼都沒有,豈不是太可憐了。

她爭辯道:「江爺爺送我他亡妻的手鐲,就代表認可了我,我當然激動發個社交圈,難道我以後什麼都不能發嗎?」

謝容桓說不通她,舌尖抵在上顎上,氣得好半天都沒有說上話。

謝錦書一出生就站在了別人的終點,自然做事情不用太有所顧忌,就算鬧出了事情,也有整個謝家給她兜底。

若是給顧念這樣的家世和背景,謝錦書還真不一定是對手。

謝容桓臨走之前又問:「那個沈卉,是你朋友嗎?」

「怎麼了?」

謝容桓呼了口氣又說:「以後,不準在發生這種事,記住,你不是流量明星,不需要這個熱度!」

…………

手鐲的熱度持續了一天,江城集團沒有任何的表示,十周年年會之後大家又步入了正軌,顧念似乎沒有為這次的事受到任何的干擾,她陷入了瘋狂的修圖之中,順帶還去報了一個英語補習班。

江亦琛對此事沒有任何解釋,他不管說什麼都是徒勞的,那個手鐲是當着他的面給謝錦書戴上的,甚至於江慕謙還誇了謝錦書這孩子,說什麼以後就是一家人之類的話。

總之,江亦琛當時表情都有些僵硬了。

年會過後就是元旦,宴西和葉楚楚的婚禮是十二月月底舉辦的,江亦琛親自到場,給了一個很大的紅包,他晚上還要趕飛機,所以就沒有時間多耽誤。

那是宴西人生之中高光時刻,美人嬌妻,上司有如此給面子,他臉上散發着無比幸福的笑容,一連敬了好幾杯酒,這一路走來不容易的話其實在年會的時候已經說過了,宴西激動得都有些語無倫次,給葉楚楚尷尬地在一旁陪着笑。

顧念正在家收拾行李,晚上的飛機飛東京,江亦琛要去見一個老朋友,所以還有在過一天才去北海道那邊。

聽江亦琛說那個朋友是他故友的親人,給他讓土地開發東京酒店的那位,源氏大家族的家長——源宗季。

顧念仰起臉問:「是戰國源氏的後人嗎?」

「據說是!」

「大家族族長,那規矩應該很多,我需不需要提前準備?」

「暫時不用,如果要準備什麼,我會告訴你的。」